人妻无码AV中文系列久久

  • <ruby id="zt7ri"><bdo id="zt7ri"></bdo></ruby>
    <ruby id="zt7ri"><bdo id="zt7ri"></bdo></ruby>

    卷一 憶帝京

    作者:天下歸元

    第七十八章 深雪 · 下

    驚動皇城的那騎黑馬,一往無前而來。

    城門前卻已悍然布下了火槍隊,這位宮門領并不知道寧安宮發生的事,也不似前一位,對女帥懷有永恒敬慕之心,他只知道,后三重宮門已經逼近皇宮中心,萬萬不容人過去。

    鳳知微踏馬而來,看見城門前陣勢,眉頭一皺,手中金槍一揚。

    “讓我過去!”

    “還不速速下馬被縛!”城樓上有人霹靂大喝,“擅闖宮門,竟至六重,你找死!”藏地密碼小說

    “陛下許我進宮!”

    “腰牌拿來!”

    “馬上就有諭旨!”鳳知微金槍一指,“現在,讓開!”

    宮門領放聲長笑,“馬上就有諭旨,滅你九族!”

    “唰!”

    金光一閃,劈風而來,鏗然一響之后,宮門領笑聲頓止。

    一柄金槍,自下而上飛射,刺穿他面前青磚蝶垛,直逼他面門,離他下頜只有寸許!

    “下一槍?!兵P知微掂著她那柴捆似的金槍,冷笑,“就是你的嘴!”

    “你——”

    “讓!”

    “陛下有旨——”尖利的內侍傳報聲終于趕至,打破這一刻劍拔弩張的僵持,“傳鳳知微進宮——”

    城樓上人目光變幻,恨恨揮手。

    鳳知微抱著那捆柴禾似的金槍,似乎想要笑一笑,卻最終,落下淚來。

    ==========

    寧安宮籠罩在一片令人窒悶的死寂中。

    空氣中有種鐵銹般的沉厚氣味,太醫們在簾幕后穿進穿出,不時竊竊低語,宮女們端著金盆,進去時是清水,出來時是血水。

    天盛帝面沉如水,坐在外殿,手里拿著本書,卻一個字也沒看進去。

    鳳夫人已經回天乏術,那么重的一撞,她沒對自己留后手,太醫說她早就該故去,卻一直奄奄一息堅持著,他明白她是在等鳳知微,也命太監立即去傳,心中卻不抱希望——天盛皇宮進出手續繁瑣,每重宮門都會仔細盤查,這一來一回極其耗費時間,還要去找鳳知微,就算鳳知微現在已經趕到宮門外等候,只怕也已經來不及。

    她這樣熬煎著,何必?

    “陛下……”太醫正匆匆邁出簾幕,“怕是……不成了……”

    天盛帝心中一沉。

    她終究是沒等著!

    “陛下!”有內侍閃進來,不敢大聲,低聲相喚,天盛帝不耐煩的抬眼,正要發怒,卻聽內侍低低說了幾句。

    天盛帝眉毛一動,放下書。

    “已經來了?這么快?”

    隨即又驚訝的道,“連闖六道宮門!”

    “明纓后繼有人啊……”天盛帝想起那日金殿之上那個擲杯斗詩的女子,眼神中閃過一絲驚喜,揚聲道,“快宣!”

    人影一閃,殿門前出現長發黑裙的女子。

    她似乎有些氣急,微微喘息,額頭上有細細的汗,在門檻前半邊的日影里閃著微光。

    她快步過來,每一步,臉色便白一分。

    “你來了?!碧焓⒌圩陂缴?,臉色愴然,“去看看她吧?!?/p>

    鳳知微聽見這一句,心中一松,險些瞬間癱軟在地,她狂奔回京,一路早已耗盡體力,又連闖六重宮門,早已強弩之末。

    此時卻還不是倒下的時候,她掙扎著,二話不說給天盛帝磕了個頭,轉身就對內殿走。

    天盛帝帶點欣慰的看著她背影,此時的鳳知微越像秋明纓,他越安心。

    鳳知微直奔內殿,其余人都已避了出去。

    鳳夫人頭上搭著白巾,遮住了傷口,直直望著殿頂,眼神已將渙散。

    “娘!”

    鳳知微一個撲跪,撲到榻前。

    鳳夫人將要游離的眼神,聽見那聲呼喚,瞬間亮了亮,她掙扎著轉過眼,去摸索鳳知微的手。

    “你……果然來了……”她聲若游絲,唇角微微掠出一抹笑,“……我差點……等不及……”

    鳳知微閉上眼,緊抓著她的手,夢游般輕輕道:“我不會讓你白等……我來了……”

    她伸手,輕輕掀開鳳夫人頭上白布,鳳夫人無力阻止她,露出一個凄婉的笑容。

    鳳知微一眨不眨,望著那個血肉模糊的猙獰傷口,將那凄迷血色一點點看進眼底,看進心底,看進永生注定不會磨滅的記憶里。

    她要記住娘此刻的傷口,如同記住這個森涼皇朝所給予他們母子的一切,記住這十六年艱辛忍辱苦痛掙扎,記住在她以為一切都將好轉,她終可以讓母親悠游下半生的時刻,有人狠狠將她和她的親人,從夢想的云端推落。

    她要記住這世事多苦,如這傷口血肉翻覆,這割裂的血肉從此長在她的心底,隨時光荏苒而日久深刻,永不愈合。

    珠簾一掀,天盛帝跟了進來,他終究還是不放心。

    鳳夫人不說話,鳳知微也不說話,她閉著眼,感受著娘的手指,在自己掌心畫的字。

    那手指無力而輕微,綿軟幾不成字,刻下的卻是她一生里最重的烙痕,不在血肉中,體膚間,卻在靈魂里,夢魘內。

    “知微?!碧焓⒌垩酃廪D開,避開那個驚心的傷口,神情溫和而悲憫,“你要節哀……”

    鳳知微聽著這和藹的語氣,唇角露出一絲森然的笑,她看著鳳夫人突然有些急切的眼神,安撫的捏捏她的手指。

    娘,您放心,我明白。

    她轉過頭去,已經換了一臉感激的哀切,“陛下……”

    鳳夫人手指動了動,捏著她的手,努力往天盛帝方向湊,鳳知微猶豫著,抿著唇,有點怯怯的看著天盛帝。

    這母女二人的神情和動作,看得天盛帝心中一熱,趕忙上前一步,接住了鳳夫人遞過來的鳳知微的手。

    他將鳳知微的手接在掌心,一觸即放,隨即沉聲道:“知微,你母親于國有功,那許多年朕虧負于她,如今朕補償在你身上,從今后,朕封你為長纓郡主,也將你當女兒看待……你……放心……”

    鳳知微眼淚,無聲流了滿臉。

    “臣女謝恩!”她重重跪伏在天盛帝腳下。

    手指摳在金磚縫里,無聲無息用力,再無聲無息裂開,鮮血緩緩浸潤而出,流進接縫,那里有一片暗色的痕跡,是不久前鳳夫人流出的血。

    她在那樣裂心的痛里,無限孺慕的仰頭看著天盛帝,直如看著自己的父親。

    天盛帝想著這孩子身世堪憐,從此后就是徹頭徹尾的孤兒,心中一酸,眼淚奪眶而出。

    鳳知微卻已跪在地上轉了個身,轉向看著這一切,唇角微微彎起的鳳夫人。

    鳳夫人是在笑。

    知微呵……她的知微。

    從來都是她為之費盡苦心保護珍惜的女兒。

    無論多么悲憤欲狂,無論多么傷心欲絕,無論被怎樣的苦痛壓得欲待奮起崩毀,她依舊清醒明智,永遠做著最正確的抉擇,哪怕這抉擇需要她用盡全身力氣,哪怕她努力的收束那恨,收束得渾身骨節都在格格作響。

    她看見她灼灼仇恨,化作那眸底濃得化不開的血色,看見她無盡愧悔,在內心里翻涌激蕩生滅不休,看見她著黑裙,騎黑馬,馳騁在天盛萬里疆域之上,手中長刀如雪,劃裂一個時代的富盛繁榮。

    她淺笑著,滿足的讓自己飄起,這人間太過沉重,她再經不起一點塵埃的壓迫。

    這一生苦心綢繆,這一生強自隱忍,都為等待這最后的決然結束,來成就悍然的開始,等著那一抹黃昏地平線,沉了誰家的皇朝旗幟。

    她累了,以后的事,就交給繼續行走的人們吧。

    終可含笑歸去,坦然去見他。

    哦不……還差一點……還差一點……

    她將自己按沉了幾分,掙扎著睜開眼,示意女兒湊近來。

    鳳知微將滿是淚痕的臉,湊向她的唇邊。

    她的臉,和她的唇,一般的冷,一般的冷,像是極北雪山上永凍的雪,從此后再見不著人間日光,從此后再無熱度可以溫暖。

    “不要怪娘……不要怪……你弟弟……”鳳夫人露出一絲歉然的笑意,在鳳知微耳邊呢喃,“……他活著……就是為了……代你去死的……”

    一點游音,散在風中,氣息如窗上霜花,薄涼的,淡了。

    一生里最后一句話,卻依舊清淺如風而又沉重若錘的,砸在了那女子此刻已經千瘡百孔的心上。

    “啊——”

    一口鮮血,斑斕驚心的,噴在金磚地上!

    ==========

    宮中的天色,總是那么拘在四角的天空里,方方正正一塊,不讓你越過規矩的藩籬去。

    就像一具棺材,讓肉體永遠的沉睡其中。

    鳳知微盤膝坐在寧安宮偏殿內,面對著兩具棺材,讀完鳳夫人藏在腰帶內的給她的信。

    她一字字看得認真,每個字都看得十分用力,很久很久以后,她將信湊近長明燈,慢慢的,燒了。

    信箋在火頭上微微卷起,飄落成灰。

    火光映著她的目光,無限森涼,像一片無涯的深淵,看不到底的黑。

    長明燈執在掌中,白幔在午夜的風中微微飄蕩,她執著燈,游魂一般在兩具棺材間行走。

    有一具,是鳳皓的。

    驗明正身之后,按例要拋去化人場,她求懇天盛帝給弟弟一個全尸,天盛帝看著她滿眼的血絲,沉吟了一下,同意了。

    “這是陛下寬慈?!边€尸體給她的太監尖著嗓子道,“歷來進化人場的,就沒有全尸的?!?/p>

    陛下寬慈。

    她在微弱的長明燈前,輕輕笑了下。

    給你具尸體,也叫寬慈。

    不過沒關系,和我比起來,你確實寬慈——將來你就知道了。

    再次給長明燈添了油,她傾身,仔細的看著鳳皓。

    那孩子靜靜睡著,睜著大大的眼睛,臨死前瞳孔里還殘留著驚恐痛苦之色——他走得很掙扎很不甘。

    鳳知微凝望他良久,緩緩伸手撫著他冰冷的臉,上次觸摸他是什么時候?不記得了,她是如此的厭惡他,從不愿碰他,她恨鐵不成鋼,小時候覺得那是個討債鬼,長大后覺得這個弟弟是她最大的拖累。

    在他即將代她而死的前半年,她還暗中使壞,將他一直關在刑部大牢里。

    他一生的最后時間,是在牢里渡過的。

    原來她才是那個最大的拖累,原來她才是那個真正欠了別人永遠無法償還的人。

    娘說虧負他,最起碼娘還溺愛了他十六年,給了他盡力的補償,而真正欠著他的自己,冷漠相待了他十六年。

    她的手指,緩緩在他臉上拂過……皓兒……讓我這一生,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撫摸你一回。

    你一生里為姐姐而活,為姐姐而死,卻沒有得到姐姐的溫暖,此刻且讓我補給你,雖然注定永遠已遲。

    她的手指,也沒有合上鳳皓大睜的眼睛。

    皓兒。

    我讓你看我,看清楚我。

    這是天下最為絕情的姐姐,最為冷漠的親人,最為愚蠢的女子,她用十六年的時間,來辜負你。

    ……

    油燈的光芒緩緩游戈,暗夜里像是明滅的鬼火。

    她停在鳳夫人棺前。

    娘。

    我曾無數次問過你,當年天矯絕艷的火鳳女帥,是被誰磨滅了一生的戾氣和光華。

    你完會可以不給我答案,為什么一定要用死亡,來告訴我這個問題的唯一結局?

    我們曾經約定,一起離開帝京,然而人算不如天算,老天從來不愿成全我哪怕一個最為卑微的夢想,你永遠沒等著我,我永遠沒能和你一起,悠游山海,過世外桃源生活。

    這,是不是命?

    我至今不敢去想你如何熬過了那十六年。

    我至今不敢去想,那次我回秋府,你帶了新做的一件衣服來送我,我卻因為你不肯送弟弟去首陽山,將您拒之門外,那天下著小雨,我隔門等著聽您離去的聲音,我等了多久?等到我快睡著……那天你的衣裳,一定里外全濕。

    直到今日我才明白。

    你不能讓他被送去首陽山,因為離得太遠,事情敗露沒人代我去死。

    你不能讓他被逐出府,因為他在府外無法自保,一旦出事沒人代我去死。

    娘。

    你是要用這兩具我唯一親人的尸體告訴我,時光無法倒流,再多的愧悔也無法彌補當初的錯。

    哪怕今日我睡進這棺材里,將自己墊在了棺底,也永遠無法換來你微笑和我分吃一個饅頭,無法換來弟弟在桌子那頭,獨享那碗白菜湯。

    這一年我錦衣玉食,享盡人間榮華,然而到今日我才明白,我真正想要的,還是三人圍桌,頭碰頭,喝那一碗白菜湯。

    追不及,挽不回,這人世間,無限悲涼。

    燈光漸漸的滅了。

    夜半時分,飄起了雪。

    雪勢很大,扯絮丟棉,很快便是厚厚一層。

    鳳知微無聲無息,單衣薄衫,走在雪地里,冰涼的雪沒過腳踝,徹骨的冷,卻又不覺得冷——從今天開始,再沒有什么事,可以讓她冷。

    從今天開始,她已經沉睡在了永凍的深雪里,一無所有,孤身一人。

    “知微,等我?!?/p>

    “到時候我想親耳聽聽那蘆葦蕩在風中如海潮一般的聲音,或者也會有只鳥落羽在我衣襟,嗯……你愿不愿意一起再聽一次?”

    我們不會再在一起聽蘆葦蕩的聲音了。

    當辛子硯掌握的金羽衛,沖破萃芳齋的院門時,那片蘆葦蕩,就注定永遠枯萎在南海的路途中。

    寧弈。

    金羽衛是你的,是嗎?

    對鳳家的調查,從我們初遇,就開始了,是嗎?

    對鳳皓的關注,來源于你對他和我身世的懷疑,是嗎?

    原來我從來都是你的目標——不是愛情,而是皇權生死。

    原來我從來都站在你對岸——不是命運,而是血脈安排。

    呵……多么傻,多么傻。

    原來我一生,注定沒有放縱之期,當我想將心事跑馬,命運便要狠狠勒住我的韁繩,再給我最重最徹骨的一鞭。

    原來我所有的期望,都是浮在云端的夢想,看似美麗,實則隨時都會被雷電劈開被狂風吹散。

    原來我以為的觸手可及,其實遠在楚河漢界的天涯。

    雪下得無情無義,呼嘯悲號,不管這一刻,是否有人衣單身寒,長立雪夜之中。

    鳳知微緩緩蹲下身,在一棵矮樹下,用手指,慢慢的寫了一個名字。

    她在夜色雪光里,出神的看著那個名字。然后將凍得通紅的手,無聲無息的按了上去。

    那一片雪地,被她毫無溫度的手悟熱,千般心思,萬般落寞,漸漸都化水流去,潺潺,像人生里,一些無可挽回的東西,比如生命,比如親情。

    天亮的時候,她扶著兩具棺材,踏雪步出寧安宮,紛落的大雪里背影筆直,再不回頭。

    那顆矮樹下那被手心焐化的名字,被她靜靜拋在身后,大雪永不停息的下著,將那里一層層覆蓋,永遠無法撥雪去尋。

    ==========

    長熙十三年的帝京,有被逐出門的無家孤女,有寄人籬下的妓院聽差,有平步青云的無雙國士,有風生水起的少年欽差。

    長熙十三年的帝京,有走馬京華的風流皇子,有寡情薄涼的開國帝王,有忍辱求存的一代女帥,有懵懂等死的無辜少年。

    長熙十三年的帝京,有一個人一生里,最爛漫最鮮亮的回憶,卻在落雪的那一夜,無聲翻過那一頁,湮沒繁華。

    ==========

    (第一卷完)

    人妻无码AV中文系列久久
  • <ruby id="zt7ri"><bdo id="zt7ri"></bdo></ruby>
    <ruby id="zt7ri"><bdo id="zt7ri"></bdo></ru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