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妻无码AV中文系列久久

  • <ruby id="zt7ri"><bdo id="zt7ri"></bdo></ruby>
    <ruby id="zt7ri"><bdo id="zt7ri"></bdo></ruby>

    卷三 殿前歡

    作者:天下歸元

    第四十四章 離 · 上

    辰時三刻,大儀寶殿的山呼聲里,那個孩子輕輕喚出了心底唯一的那個稱呼。

    除了鳳知微,再沒有人聽見。

    而在這聲呼喚之前一刻鐘,不知道哪里傳來一聲鳥鳴,在花神廟上方樹上那么一響,正摟著攝政王夸夸其談的赫連錚,突然將手一松,笑道:“王爺,你看就是這樣,如何?很可行吧???!剛才你說你要去參加貴國陛下壽誕?啊怎么不早說?不敢耽誤,請,請?!?/p>

    殷志恕看著笑得明朗毫無心機的草原大王,心想不是早就告訴你了?你現在才想起來?不過碰上這種地位尊貴的無賴那也是沒有辦法的事,也不敢說任何客氣話,趕緊和赫連錚告別,匆匆上轎。

    辰時三刻,他進了永康門,在永康門前,他問身側護衛,“龍烈營那三萬士兵現在何處?”

    “已經進駐昌平宮?!弊砹岘囆≌f

    “撥一萬五千人過來?!币笾舅∵b遙望著如入云霄的玉階,“就等在這永康門外,以本王旗花為號,旗花一出,立即給我包圍大儀殿?!?/p>

    護衛首領怔了怔,包圍大儀正殿等同謀逆,但是也不敢多問一句,躬身道:“是!”

    殷志恕目光在四面轉了轉,又問了一句,“今日宮中可有什么動靜?值戍侍衛換防是在哪一個門?”

    護衛首領道:“下旬雙日,應該是在德安門,至于宮中動靜……請容屬下前去問詢?!?/p>

    “你去太后的建熹宮看看“”殷志恕出了一會神,將自己的腰牌遞過去。余罪小說

    護衛領命而去,殷志恕想了想,又道:“丙火,洛離,你們跟我上去?!?/p>

    兩名男子應聲而出,一人短小精悍,行路咚咚有聲,一人高而瘦,走起路來飄飄忽忽,兩人面容都平常,只是眼珠子轉動間精芒連閃,十分懾人。

    眾人又是愣了愣,按照規矩,四品以上大員才可以進永康門,而朝會這樣的場合,更不允許帶入隨從,從永康門廣場入,上玉階進大儀殿,這大約數十丈的路途,向來是攝政王唯一獨自一人行過的路程,每日如此,不過這段路也從來不會出事——視野開闊,廣場和階梯一片潔白,爬只螞蟻都看得清楚,根本無處掩藏,而每隔三步便是侍衛崗哨,都是攝政王的親軍,要想在那里剌殺,比在萬軍中奪人首級還難。

    但今日攝政王竟然違背規矩要帶人進去,眾人都有些驚異,殷志恕立在高大的永康門下,瞇著眼睛,淡淡道:“總覺得今兒事情有點不對勁……另外,你們看?!?/p>

    他指指地面,地上有一些落葉,被人踩得粉碎,按說這里時刻有太監打掃,不該有落葉,但是時值深秋,萬木開始凋零,遠處的樹木樹葉被風卷了來,掃也掃不盡,那些發黃枯脆的葉子,被人的腳踩碎,不起眼的落在牌樓下。

    殷志恕指著那點碎葉,道:“太監的鞋子是軟底,就算踩碎枯葉,也不容易踩到這么碎,何況太監如果看見碎葉,直接就會掃掉,不會留下來,看這些葉子碎的模樣,倒像是被比較重的皮靴給踩碎,葉子四周還有些碾壓痕跡——只有侍衛士兵,喜歡在觸及腳下物體后,用腳跟將之碾碎,看這碎葉,永康門內外都有,說明侍衛人數不少,但是今天侍衛換班又不在永康門,那么,怎么會有大量侍衛出現在這里?”

    他身后一眾親信隨從仔細看了看,都心悅誠服的贊嘆:“王爺心細如發!”

    “這么多年步步驚心的日子過下來?!币笾舅∫恍?,“便得出一個道理,小心駛得萬年船,本王帶人進去,陛下如果怪責下來,本王自會領罪??偙扔鲆u無措要來得好?!?/p>

    他招招手,那兩個高手沉默的跟了過來,穿永康門而過。

    此時大殿內呂瑞也已經得了密報,聽見說攝政王竟然帶了高手入永康門,又調動了龍烈大營,心中不由一緊——哪里出了岔子?王爺的細密警惕,竟至如此!

    他并不知道董太后已死,心中原本的計劃是令眾臣當殿認主,先把顧知曉的身份敲定,自己假做無奈,勸攝政王犧牲董太后,將當年換皇子的罪行推在董太后身上,繼續總攬大權,然后自己再在魏知等人幫助下,等殷志恕麻痹之后再尋找機會動手,這著雖險,但他自認為對攝政王很了解,以殷志恕的性子,只要能維持住他的權位,犧牲一個董太后應該可以接受,后宮沒了董氏,以密妃的皇帝之母身份便可以上位,到那時,便又可以找到轉機。

    然而如今,看殷志恕的動靜,竟然已經覺察了什么,先動了龍烈夫營!

    只要那一萬五的軍隊開進永康門,只要殷志恕不管不顧將大儀殿包圍,只要他真的狠得下心殺一批人,今日就算認了顧知曉,他也可以一手遮天!

    呂瑞心底越想越不安,連戲也顧不得做了,悄悄的給鳳知微打了個手勢,尾指指向后宮,意思是問董太后現在如何,怎么沒有跟過來。

    鳳知微俯視著他,心想這位大司馬畢竟還是文人出身,彎彎繞的復雜心思是有,但是喜歡將事情想得太溫和太美好,總不敢孤注一擲做絕到底,想著還有轉圓余地繼續做他的兩面派,卻不知道,政治奪權這些事,溫情面紗是遲早都會被撕下的,到最后,就是比誰的嘴臉更猙獰罷了。

    她溫和的笑笑,對著呂瑞,豎起手掌,做了個刀劈的姿勢。

    呂瑞怔了一怔,隨即反應過來這手勢的意思,頓覺腦中轟然一聲,冷汗剎那間便濕了背心。

    她竟然殺了董太后!

    呂瑞瞬間腦中一片空白——勸說攝政王犧牲董太后和先殺了董太后,其性質和后果是截然不同的,前者還有回旋余地,后者等于直接殺氣騰騰的和西涼第一人叫板,殷志恕只要頭腦還清醒,便會認為對方來勢不善,必然會傾巢以滅之!

    呂瑞身子一直,正想著是不是趕緊保護顧知曉和密妃盤入后宮,然后發令去調駐扎在京郊西山的健銳營,健銳營主將是剛剛從邊軍換防,是自己的故舊之交,早就聯絡好了萬一有事,便可以大軍進駐京城,只要能趕在那一萬五龍烈營之前到達宮中,那還來得及。

    他腰剛一直,便接到了殿口侍衛的一個眼色——攝政王進入廣場了!

    大儀殿前階下廣場明亮開闊,日光照上去浩大如水面,漢白玉反射出一片茫茫的白光,從遙遠的視角看每個人腳底,都似乎氤氳如云端。

    殷志恕帶著兩名高手,一路看似自然實則審慎的行來。

    大儀殿地勢偏高,他看不見殿上情景,一路仔細觀察兩側的侍衛崗哨,沒有發現任何異常,最近的侍衛離他也有三丈之遠,而這個距離,他身后這兩位,便足夠應付天下一切變故。

    他對他們很有信心。

    廣場安然行過,長長的玉階矗立眼前,每級階梯都相向而立一對侍衛,這回侍衛的距離和他短了點,但是他也沒怎么擔心,這是大內親軍,屬呂瑞直管,對這位小舅子的細心沉穩,他一直很滿意,前不久還暗示了,要是西涼聯合長寧對天盛開戰,便派他為主帥,掙了軍功便可以封他一個公侯爵位,朝中那些老酸儒也不好再說什么。

    他拾階而上,前面是丙火后面是洛離,丙火低頭看地面,洛離眼光收四方,這是頂級的殺手也是頂級的保護者,懂得在任何環境下維護住主人的人身安全。

    高天的風從殿頂掠下來,舒爽沁涼,殷志恕瞇起眼,有點享受的抬起頭。

    然后他就看見前方三丈外突然多了一個人”

    那人一身侍衛裝扮,站在三丈外的階梯上,擠眉弄眼居高臨下的看著他。

    雖然這人看起來像個瘋子,但是殷志恕寧可把他當作一個剌客,在看見那人出現的那一瞬間,他霍然暴退。

    一矮一瘦的丙火和洛離,已經行云流水般身形一錯,各自將殷志恕護在中間,與此同時殷志恕探手入懷。

    臺階上那人突然一側身,露出身后一個血跡斑斑的麻袋,他一把抓起那麻袋,抬手就對殷志恕三人擲了過來。

    “小心火藥暗器!”丙火洛離反應極快的一聲低喝,一人飛快護著殷志恕后退,另一人手指輕輕一點,偌大的麻袋便被遠遠的推了出去。

    麻袋在半空中一個旋轉,突然脫落。

    落下的是一個人!

    或者說那是一具尸體——衣飾華貴,珠翠滿頭,下落時看不清臉,隱約間滿臉的血洞一閃,十分可怖。

    那種下落的垂手垂腳姿態,像殷志恕這些會武的人都知道必然不是活人,心中一緊,洛離手掌伸出,五指奇長,快速一排已經從尸體身上全部拂過,確定沒有火藥暗器,而丙火配合默契搶上一步,手掌立即兇猛的劈了上去,不想讓這尸體擋住自己對敵的視線。

    臺階上那人哈哈一笑,單掌一劈,半空里涌起一股氣流,將那尸體翻了個個兒,直沖殷志恕。

    “滾開!”洛離一聲怒喝,手中黑光一閃掣出一對黑色的鉤子,便要將那尸體一鉤兩段。

    “別——”驀然一聲喊撕心裂肺,竟然是殷志恕發出的。

    洛離一驚回首,便見殷志恕臉色慘白,直勾勾盯著半空中落向他的女子尸體,嘴角蠕動著,隱約間一個字,“阿……”

    丙火伸手去撥那尸體,殷志恕手一甩將他甩開,接著砰然一聲,那尸體撞入殷志恕懷中。

    高處落下加上重力,殷志恕被撞得向后一栽,蹬蹬連退數步,他一低頭,便看見懷中面目幾乎完全不可辨的女子,一雙唯一完好的眼睛,緊緊的盯著他。

    殷志恕剎那間臉色不似人色,忽然手一推,要將那尸體推開。

    然而已經遲了。

    他被那尸體懾住心神,撞入懷中撞下階梯,洛離丙火的注意力全部在前面那個拋尸刺客,已經沒有人替他總控后方狀況。

    他在這一瞬間乍逢絕大震驚,心神浮動,也失了方寸。

    只是這短短一霎。

    他退。

    腳跟觸及最底下一級階梯。

    “砰?!?/p>

    腳下的漢白玉石板突然爆裂翻開,一人裹一道華光如練沖地而起,半空中光眩如虹,一層淡青一層微白,無邊無垠的鋪展于天際,虹影里隱約有血色寶塔驚鴻一瞥,隨即湮沒。

    血色寶塔出現的那一瞬間,裹在光影里的那人,手中華光璨然一亮,如極光渡越剎那劈裂蒙昧空間,四面的風聲忽緊,兇猛呼嘯,呼嘯聲里,一溜深紅血珠無聲無息抹過,在那層淡青微白的底色中,鮮艷奪目,而那鳳凰尾羽般的劍光豎劈之后,便是驚虹一般的橫渡一抹,光芒乍亮又收,像蒼穹剛剛睜眼厲光四射懾四?;昶?,一瞬之后安然闔目。

    驚艷一劍。

    階梯上丙火洛離駭然回首。

    階梯上滿殿大臣聞聲搶出,然后在殿端僵成木偶。

    階梯上被圍攻并負責吸引敵手的寧澄,眼底掠過淡淡佩服和妒意。

    階梯上自寧澄拋尸開始就沒反應過來的大內親軍侍衛,呆呆看著那劍光,無一例外瞇起了眼睛。

    階梯下攝政王怔怔的站在那里。

    階梯下那尸體落在他腳下。

    階梯下天水之青的少年,背對他淡定收劍。

    他從容隨意的站在那里,不住的撣身上的灰——藏身階梯之下足足一天,他耐得住,卻討厭那不斷落下的灰。

    他終于將灰撣干凈,慢吞吞走了過來,他經過一直站著的攝政王面前,大概嫌他擋路,很隨意的推了推。

    只那么輕輕一推。

    一股血箭剎那沖上蒼穹。

    自殷志恕咽喉噴出,向高天朗日射去,半空里血光筆直,一線躍天!

    那只是一個小小的傷口,卻傷在人身最要緊的要害,薄薄窄窄一道豁口,便帶走人所有的血液和生機。

    也帶走了殿上群臣臉上所有的血色。

    所有人都失去呼吸,腦中一片空白的怔怔望著底下,不敢相信這樣一幕竟然發生在自己眼前,甚至連這一幕到底代表什么,都反應不過來。

    血光激射里,殷志恕竟然還保持清醒,他微微睜開眼,在一片桃花扇般鋪開的血色里,隔著如在云端的玉階金殿,看見殿頂上神色漠然,抱著小小女孩的少年。

    看見他秋水濛濛的眸子,不被血色遮掩的平靜而森涼。

    看見他身側呂瑞,眼底震驚之后的喜悅。

    死亡之前人若有慧眼,看得見一切平日被蒙昧世事遮掩的真相,換得瞬間了悟。

    他微微瞇了瞇眼睛,在心底發出一聲悠長的嘆息。

    總以為坐擁天下,卻原來四面楚歌。

    隨即他慢慢垂下眼,看著腳底那具尸體,她靜靜平躺,眸子里空無一物。

    這多年苦心籌謀,翻云覆雨,原來到頭來什么都不曾落下。

    忽然想起很多年前,那時她還不是皇兄的妃子,在太尉府的花墻邊,站在墻邊的她仰臉對坐在墻上的他道:“明日我要進宮?!?/p>

    他坐在墻上,折斷了一支杏花,用斷裂的茬口指著她,一字字的道:“你可以和他睡在一起,但必須最后死在我身邊?!?/p>

    當年激憤之下無心之言,到頭來才知不過是命運早已畫押的讖語。

    他嘴角,撇出一抹似譏嘲似冷淡的笑意。

    輕輕的。

    在一生的最后。

    說完了剛才未能說完的那個字。

    “……阮?!?/p>

    人妻无码AV中文系列久久
  • <ruby id="zt7ri"><bdo id="zt7ri"></bdo></ruby>
    <ruby id="zt7ri"><bdo id="zt7ri"></bdo></ru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