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妻无码AV中文系列久久

  • <ruby id="zt7ri"><bdo id="zt7ri"></bdo></ruby>
    <ruby id="zt7ri"><bdo id="zt7ri"></bdo></ruby>

    卷一 憶帝京

    作者:天下歸元

    第七十七章 帝京七日 · 下

    她突然站起,一伸手,寒光一閃,突然從地下包袱里抽出一柄打磨鋒利的小斧!

    不待目瞪口呆的鳳皓反應,她掄斧而起,一斧頭劈在木柵欄上!

    “嘩啦”一聲,碗口粗的木柵欄斷成兩截,木屑飛濺里鳳夫人停也不停,第二斧再次砍下。

    鳳皓抱著頭大叫一聲,驚惶的退到牢里,瞪大眼睛看著鳳夫人瘋狂的砍牢門,砍得牢門上的鎖鏈嘩啦嘩啦巨響——母親瘋了!她這是要劫獄嗎?可能嗎?有這么當著人面砍門劫獄的嗎?

    “娘,你瘋了!”他大吼一聲,驚惶的縮到牢壁前,背心緊緊靠著冰冷的墻壁,對外面大叫,“她瘋了她瘋了!我沒叫她劫獄!不是我不是我!”

    毫不掩飾的巨大響動驚動那批剛剛走開的衙役,他們霍然轉身,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這世上居然還有人,大白天在衙役的眼皮底下,公然持斧砍牢門劫獄!

    因為太不可思議,他們愣在那里一時忘記反應,鳳夫人卻仿佛根本沒聽見鳳皓的狂呼,三五下劈開牢門,將斧頭往地上一扔,大步跨進牢里,一把抓住鳳皓便向外奔。

    “兒子,我們走!”

    驚呆了的鳳皓被她拉得一個踉蹌沖前一步,隨即反應過來,拼命賴著向后退,“不不不……我不和你走,你瘋了,你害我!”

    在牢里關著死不了,暴力劫獄卻是死罪!落霞

    他拼命要掙脫,鳳夫人手卻如鐵鉗似的牢牢刁住他手腕,他在驚恐的掙扎里混亂的想,母親竟然武功沒有落下?她是什么時候修煉的?

    此時衙役已經反應過來,嘩然一片的直奔過來,有人在驚叫,有人在怒喝:“抓住她們!”有人飛快奔去報信求援,外面有更多的人影晃動,包圍過來。

    鳳夫人抓著鳳皓,一腳踢起那個包袱背在背上便向外沖。

    鳳皓在一片混沌驚恐的昏亂里,眼神無意識的隨著包袱落在母親臉上,突然發現鳳夫人臉上神情古怪,人越涌越多,重重包圍里,她竟然露出一絲古怪的笑意,而眼角,有一滴晶瑩的淚水,無聲無息迸出。

    隨即她決然一仰首,眼淚不動聲色的順著眼角流入鬢發里,遠處油燈昏慘慘的光芒映著她昂起的下頜,一個堅定至不可更改的悲愴姿勢。

    他突然便心驚起來。

    人潮蜂擁而來,將出路堵得死死,他的手在母親手中,用盡全力掙脫不得。

    隨即他便聽見母親在他耳邊,輕而蒼涼的說:

    “皓兒,對不起?!?/p>

    ……

    與此同時。

    金羽如流,穿越熙攘煙火,直奔西華巷秋府,砰然一聲踢開大門,在滿院子的驚呼亂叫中長驅直入,剎那間團團包圍鳳夫人和鳳知微各自住的小院。

    為首者一聲大喝:“鳳知微人呢!”

    三日前。

    皇城西側,靠近冷宮的地方,有一處禁地,向來有重兵看守,不許人進入,只有少部分皇家高層才知道,那里有座地牢,是屬于金羽衛的密牢,戒備森嚴天下第一,在那里關押著的,向來都是涉及皇族和大逆罪的重案要犯。

    密牢空置十余年,今日終于有了新客人。

    油燈慘慘,照耀著深青的鐵壁,鳳夫人盤膝坐在地上,閉目一言不發,鳳皓驚惶的縮在她對面,抖顫著身子,望著這看起來比刑部大牢還要恐怖一百倍的鐵牢。

    他的目光每次在墻上那些沾血的刑具上掠過,便要抖上一抖。

    “娘!娘!”他跪爬到鳳夫人身前,身上的鎖鏈嘩啦啦直響,他拼命的伸手搖撼著一動不動的母親,“這是在哪里?為什么會這樣?告訴我!告訴我!”

    鳳夫人緩緩睜開眼,目光平靜如深水。

    “這是金羽衛皇家密牢,”她靜靜看著鳳皓,“也就是傳說的天牢?!?/p>

    “天牢!”鳳皓倒吸一口涼氣,俊秀的臉一陣扭曲,“娘!我們犯了什么罪,會被關到天牢?”

    他突然若有所悟,“是因為你劫獄嗎?”他恨恨爬起來,“我沒有叫您這樣做,沒有!”

    “您去和他們解釋清楚!”他拉鳳夫人起來,“就說這是您自己要做的!和我無關,讓他們放我出去,我出去后會來解救您!”

    鳳夫人定定看了他半晌,長嘆一聲閉目不語。

    鳳皓見母親軟硬不吃,一骨碌爬起來,拖著鎖鏈便爬起來,撲到牢門前大力拍門,“放我出去!放我出去!不是我要劫獄的!我是無辜的!”

    沒有人理他,只有回聲不斷在幽深的鐵壁內回蕩,“無辜無辜無辜無辜”的一路響下去。

    “沒用的?!兵P夫人在他身后淡淡道,“這是鐵牢,機關無數,不需要人看守,而且四壁都是重鐵,什么聲音都傳不出去?!?/p>

    “你瘋了!”鳳皓霍然回身,眼睛通紅,咬牙切齒的盯著鳳夫人,“你要自尋死路,為什么要拖著我!”

    “也未必就是死路?!兵P夫人目光復雜的看著這個兒子,眼神里有悲涼有慶幸。

    “怎么說?”鳳皓立即目光發亮的撲過來。

    “你娘有點舊案在身,連累了你?!兵P夫人替兒子理理亂發,溫言道,“這事你不知道,也不應給你知道,你曉得的,有些事,知道了反而不是好事?!?/p>

    鳳皓點點頭,他畢竟在世家大族混了這么多年,這種道理還是明白的。

    “所謂不知者不罪,什么錯都有娘擔著,你只要記著,不要亂說話便成?!兵P夫人將他的手握在掌心,反反復復焐著,“以后幾天,不管發生什么,你都說不知道便成,千萬記住?!?/p>

    “嗯?!兵P皓點頭,“我說不知道,就能出去嗎?”

    鳳夫人深深凝視著他,半晌道:“能?!?/p>

    鳳皓勉強露出一絲笑意,他盯著鳳夫人眼睛,輕輕道:“娘,我是你兒子,你不要騙我?!?/p>

    鳳夫人看著一身凌亂的鳳皓,他臉上有細細的傷痕,是被金羽衛拖進來時在鐵壁上擦傷的,不是少爺卻自小過得金尊玉貴的鳳皓,從沒吃過皮肉之苦,換成以前早叫苦連天,可如今被性命之危壓迫得,連和她撒嬌都忘記了。

    她從袖子里取出貼肉藏的,沒被金羽衛搜去的一小管軟膏,輕輕掰過兒子的頭,道:“我給你敷敷?!?/p>

    鳳皓順從的偏過頭,感覺到母親的手指細致溫柔的在臉上移動,觸手清涼,聽見她輕輕道:“皓兒,放心,娘總是陪你一起?!?/p>

    鳳皓“嗯”了一聲,放下了一半心,臉上疼痛漸去,便覺得疲倦泛起,打了個呵欠,摟住母親的腰,道:“那我睡會?!?/p>

    鳳夫人輕輕拍著他,像兒時一般,鳳皓覺得倦意深濃不住襲來,雖然心中總有些模糊的不安閃過,但卻抗拒不了那種深入骨髓的疲憊,沉沉在母親懷里睡去。

    鳳夫人輕輕攬著他,枯坐于鐵牢亂草之上,她微微低頭,看著兒子眉頭微皺的睡顏,手指仔仔細細的在他眉眼之上畫過,一筆一劃,刻在心底。

    恍惚間有滴晶瑩的液體落下,即將落到鳳皓臉上,鳳夫人手掌一攤,閃電般接住。

    她久久看著那滴液體,緩緩的,再次落下淚來。

    二日前。

    從頭頂一道鐵縫里透出的一點天光看來,天色似乎是亮了。

    鳳皓卻還沒醒。

    頭頂的鐵階上,卻傳來緩而重的步伐聲,那步伐聲雖然力氣不足,但步率沉穩,聽來是久居上位者才有的步伐。

    一角黃袍,隱隱現在階梯末端,昏暗油燈光線里,有人在鐵牢那頭遙遙停住。

    鳳夫人淡淡的笑了。

    她的笑意隱在暗影里,無人看見那神秘與了然的神態。

    那人一直遠遠看著她,眼神感慨,半晌揮揮手。

    有雜沓的步聲退下。

    “明纓?!蹦侨碎_了口,語氣不辨喜怒,“細算起來,十五年沒見過你了?!?/p>

    鳳夫人站起來,鎖鏈輕響里姿態不卑不亢,向對方行了個禮,“是,陛下?!?/p>

    “上次見你,還是那年你得勝還朝的慶功宴上,”天盛帝靜靜看著伊人眉目,目光很遠,似在記憶中搜尋當年那明艷剛烈,英氣逼人的女子,“當時有世家小姐譏你不似女子,無閨秀之風,你一怒擲杯當朝賦詩,朕……一直記得很清楚?!?/p>

    鳳夫人淡淡笑了笑,“明纓謝陛下厚愛?!?/p>

    “你是當朝女帥,功勛卓著的一代女杰,你年青時對我天盛居功甚偉,”天盛帝語氣沉沉,遺憾深深,“為何后來竟會助紂為虐,相助大成余孽?”

    鳳夫人默然不語,良久一笑道:“都是冤孽?!?/p>

    天盛帝沉默了下來,兩人遙遙隔著鐵牢各自不語,一個在一懷沉靜而冰冷的決心里等待著最后的結局,一個在不解和迷茫中恍惚,仿佛看見多年前那英氣勃發的女子,于金殿之上一抬手金杯飛擲,聲音瑯瑯。

    “臣不敢與此等庸脂俗粉同堂獻藝,污我天朝顏色!”

    彼時那女子鮮亮如彩屏,照亮那滿殿蒼白,從此后那抹顏色便留在了記憶里,直到今日再次重溫,才恍然驚覺時光的冷凝與無情。

    遠去的歲月如故紙,被久沉的濕霾粘連在一起,掀不動此刻沉重的心情。

    很久以后,天盛帝終于再次開口:“鳳知微在哪里?”

    鳳夫人似是震了震,半晌道:“前不久她得了天花,出京養病,現在想必已經回京?!?/p>

    她回身,望望熟睡的鳳皓,突然落下淚來,一直堅持著的巋然不動似被這句話給徹底摧毀,衣袂一掀已經跪在了地上。

    “陛下……明纓知道您不會放過知微,明纓只求……只求能與她共死……”她眼角一滴淚欲墜不墜,看得人心欲沉不沉,“……還有,皓兒無辜……求陛下放了他……”

    天盛帝默然不語,半晌卻冷哼一聲。

    鳳夫人低著頭,手指摳在鐵縫里,指甲隱隱出血。

    “砰?!?/p>

    一個小小的包裹扔在她面前,天盛帝的聲音里有了怒意,“明纓,你到此刻還想瞞我?”

    鳳夫人翻開那包裹,將里面東西仔仔細細看了一遍,越看越臉色死灰,勉強鎮定著將東西收好,磕頭道:“明纓不明白陛下意思?!?/p>

    “你還真是對大成莫名其妙的愚忠!”天盛帝怒喝,“竟玩這種聲東擊西李代桃僵之計!”

    鳳夫人身子微微顫抖起來,咬著下唇,強聲辨道:“陛下,您上當了!”

    “朕不會蠢成那樣!”天盛帝怒不可遏,“鳳皓為什么會還有一個玉鎖片?那上面生辰八字為什么不同?為什么還會有大成暗記?他明明是你收養的孩子,你為什么要說是親生?金羽衛找到的穩婆,將線索直指鳳知微,但那個穩婆為什么會暴斃?朕告訴你,朕找到了當年大成的末代宮妃,指證了當初逃走的是個皇子,而且朕也已經找到了真正當年給你接生的穩婆,鳳知微才是你的親生女兒,鳳皓是養子,而且,他比鳳知微大!你給他常年掛的金鎖片,將他的生辰八字都改過!”

    鳳夫人臉色大變,脫口而出,“知微是我親生?不可能!當初我那孩子落草就死了……”她說到一半突然停住,臉上露出霹靂震驚的神情,似是突然想起了什么,渾身猛烈顫抖起來。

    “果然連你也是被人騙了!平白為他人做了擋箭牌!”天盛帝看著鳳夫人神情,越發肯定自己推斷,“朕還以為你中了什么蠱,竟然寧可用自己的親生女兒來換大成余孽的生存,還想丟下她,自己帶著鳳皓劫獄逃跑,原來,原來如此!”

    鳳夫人“啊”的一聲,眼淚瞬間無聲的流了滿臉。

    天盛帝望著她凄切神情,想著她竟然被蒙騙了十幾年,險些拿自己親生女兒代人去死,心不由軟了軟,然而又想到就算她被騙,犯下的也是皇朝最忌諱的大逆之罪,心中一痛又一絞,生出些煩躁,冷聲道:“朕不知道你還護著鳳皓做什么,難道你還指望著活著出去,將來鳳皓給你個太后做做?”

    “陛下……”鳳夫人一個頭重重磕在塵埃,“您目光如炬,明纓什么也說不得,只是容明纓替皓兒再說一句……那孩子什么都不知道……除了那血脈,他什么也不是……金羽衛想必調查過他,他就是普通人家養大的普通孩子……他,他什么都不會做啊陛下……”

    “斬草不除根,必將為害己身?!碧焓⒌劾淙坏?,“明纓,這是十多年前你率軍追殺大越殘軍時,對朕說過的話?!?/p>

    鳳夫人重重一震,終于伏地痛哭。

    “當初那個組織,現在在哪里?”天盛帝默然良久,問。

    鳳夫人搖了搖頭,“陛下,您也知道,當年他們被太子率軍千里追殺,又被楚王攔截于千蹤谷,群軍覆沒……就連皓兒,也是明纓當時在谷中撿到的,一時心軟,予以收留,這么多年,那組織的人從沒出現過,如果真的有人還活著,早就該出現在我們身側……可這么多年,我們過得怎樣……想來您也清楚……”

    天盛帝怔了怔,想起秋明纓母子三人十幾年來的艱辛,心中也動了動,沉吟不語。

    鳳夫人趁他分神,向后退了退,拍開了兒子的睡穴。

    鳳皓懵懂著醒來,一醒就大叫:“啊,我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別殺我別殺我!”眼神驚恐,顯見是做了噩夢。

    “乖兒?!兵P夫人將他攪在懷里,閉上眼睛。

    天盛帝沉在鐵牢上端的暗影里,默默看著席地相擁的母子,半晌,默然轉身。

    “乖兒……”鳳夫人沒有回身,始終閉著眼睛抱著鳳皓,眼淚滾滾而下。

    “別怕……”

    一日前。

    鐵牢前的光影那么短暫,日頭起來或降下,落在墻面上,也不過手指長的光影。

    鳳夫人盯著那光影,面無表情,似乎只想抓緊時間多看一眼那人間的光,害怕錯過了便永難追尋。

    鳳皓扒著鐵欄對外張望,不住道:“娘我昨天醒來看見有人出去,他們問過了是嗎?那什么時候放我們出去?什么時候放我出去?”

    “快了?!兵P夫人淡淡道,“就快結束了?!?/p>

    “那太好了?!兵P皓眼中閃著歡喜的光,“娘你放心,我出去一定會救你!”

    “你是好孩子?!兵P夫人對他微微一笑,“娘相信你?!?/p>

    鳳皓拉著沉重的鐵鏈,嘩啦啦響聲里對鳳夫人撒嬌,“太重了,我都沒法睡覺?!?/p>

    “就快好了?!兵P夫人將那沉重的鎖鏈捧在手里,幫他減輕分量,“就快好了?!?/p>

    有沉重的步聲傳來,階梯盡頭,出現幾個人影,赤甲金羽,神色冷肅,前頭兩人,手中捧著兩個托盤。

    “是來放我的人嗎?”鳳皓大喜,沖過去晃鐵門。

    鳳夫人身子顫了顫。

    “咔嗒”十三聲機簧連響,精工密制的重鎖打開,當先兩人棒著托盤進來。

    第一個托盤上,是一杯酒。

    第二個托盤上東西多些,有一顆藥丸,還有一套宮裝式樣女子衣裙。

    “夫人?!碑斚纫荒凶诱Z氣平板無波,“陛下說,您看了就會明白,并請你親自請酒?!?/p>

    鳳夫人目光,緩緩在那宮裙上掠過,最終停在了那杯酒上。

    她眼神里一片黝黑,看不出任何情緒,仿佛整個天地的光,都已經被藏在了她心底,不愿被任何人照亮。

    良久她慢慢起身,起身時,金羽衛隱約覺得似乎聽見她骨骼發出的格格聲響。

    她慢慢走到第一個托盤前,端起了那杯酒。

    她久久的端著那酒,似乎是端得實在太久,手指漸漸的有些顫抖,遠處一點灰色的微光照過來,那無色的酒液,在杯中微微蕩漾著。

    鳳夫人慢慢抬起手。

    有那么一瞬間,金羽衛突然感覺,好像面前這個一直很鎮定的女子,似乎打算把這酒倒進自己口中。

    然而馬上他就看見鳳夫人平靜的端著酒,轉身,走向鳳皓。

    金羽衛松了口氣,他看著鳳夫人依舊筆直的背影,眼中閃過既佩服又鄙夷的神色,向后退了一步。

    “皓兒,渴了嗎?”鳳夫人款款端著杯,立在鳳皓面前,“喝杯酒吧?!?/p>

    鳳皓自從那酒杯端起,就已經怔在了那里,此時嘴唇哆嗦著,連眼神都變成了驚恐的鐵青色,“娘……娘……你要做什么?這是什么?”

    “酒?!兵P夫人靜靜的將酒杯遞過去。

    “不!不!”鳳皓突然嚎叫起來,連滾帶爬的拽著鐵鏈爬向墻角,看鳳夫人伸過來的手就像看著蒼天之巔伸下的魔爪,“你騙我你騙我你騙我你騙我!我不不不不不不不!”

    他瘋狂的嚎叫著,胡亂揮舞著手試圖推開那可怕的東西,鳳夫人躲閃不及,酒液潑出了點,金羽衛連忙上前接住。

    “兩位,我完成不了陛下的交代?!兵P夫人不動聲色的交回金杯,走回原地,背對鳳皓坐下,“拜托了?!?/p>

    兩個金羽衛對視一眼,點了點頭,陛下本來就沒說一定要鳳夫人親自灌酒,只要她肯親自奉酒,陛下就愿意原諒她,給她一個機會。

    兩名金羽衛捧著酒,走了過去。

    鳳夫人靜靜坐著。

    她面對著墻壁,遠處油燈的光芒照過來,將身后人的影子拉長,如幢幢鬼影,投射在墻壁上。

    強壯和弱小的人影……巨大的裝滿毒酒的晃動的金杯……縮在墻角無處可縮的少年……被大手捺倒在地的身體……一個影子踩著背一個影子掰開嘴將酒杯重重倒下……

    嚎叫、逃避、哀求、拒絕、掙扎、哭泣、喘息……

    她一動不動,一眨不眨,沉默至于執著的,看完那一切。

    半刻鐘之后,一切歸于寂靜。

    第二個托盤輕輕放在了她面前。

    “夫人,用完化功散之后,請換上衣服?!苯鹩鹦l低低道,“陛下在寧安宮等你?!?/p>

    鳳夫人默然不語,起身,走向身后,鳳皓躺著的地方。

    那個嬌縱的,跋扈的,被她寵慣得不通世情無法無天的孩子,從此后再也無法在這個人間發出屬于自己的聲音。

    鳳夫人跪在冰冷的鐵質地面上,將那孩子的身體,最后一次抱在自己懷里。

    她細細的撫著鳳皓冰冷的臉,將他剛才掙扎沾著的泥塵小心的抹去。

    油燈下,鳳皓紅潤的臉色只剩下月色般的慘白,不知道哪里盤旋起了一陣風,在四壁深黑的鐵壁里低聲嗚咽。

    鳳皓奄奄一息睜開眼。

    他有點陌生的望著鳳夫人,像看著一個遙遠的人,半晌低低的哀吟一聲,掙扎著拉著鳳夫人的手,去摸自己的肚子。

    聲音輕細像是冬風里即將斷去的蛛絲。

    “娘……我好痛……”

    那手在半空中無力的抓撓,想要身邊的親人去親手體驗那腸穿腹爛的痛苦,就像從小到大,很多次那樣。

    然而那無力的手,剛剛牽到鳳夫人的手指,便突然停住,隨即,無聲垂落。

    他躺著,大睜著眼睛,眼底的神光,一絲絲的散了。

    半空里隱約有誰呼出的最后一絲氣息,凄涼的在夜的哀哭里游蕩。

    臨死前他呼著痛,一生里最后一次想去牽親人的手,不愿去想這死亡背后森涼的真相。

    他只想帶著溫暖上路,如這短暫一生里,娘一直給他的所有的一切。

    這一生他活得任性自私是非顛倒,只因為命運早已安排注定于他虧負。

    鳳夫人的手,也僵在了半空。

    她久久凝注著那雙至死未閉的眼睛,并沒有去伸手撫下他的眼簾。

    兒子……讓你看著我,一直看著我。

    從收養你那天開始,我便對你發過誓,你這短暫一生,我只讓你痛一次……就這一次。

    就這么一次,我用十六年的溺愛來補償你,可我知道,補償不了,沒有什么,比生命更重要。

    皓兒。

    看清楚我。

    這是天下最為絕情的母親,最為無恥的親人,最為冷酷的女子,她用十六年的時間,等你,去死。

    ……

    墻上的天光,又轉過了一指的長度。

    化功散入了腹,衣裙上了身。

    鳳夫人自站起身之后,再也沒有回首去看鳳皓一眼,兩個金羽衛,將尸體用黃綾裹了拖了出去,這是要交給陛下親自驗身的。

    金羽衛再次前來催促時,鳳夫人平靜起身,她邁出階梯時,所有人都覺得眼前亮了一亮。

    像紅楓積了雪,萬頃碧波凍了冰,那女子鳥黑的眉宇間蕭瑟而明艷,令得那日光也退了退。

    有風韻而又沉凝哀傷的女子,自有令人心驚之美。

    鳳夫人只是目不斜視,挺直著背脊,往寧安宮的方向,緩緩而去,步伐穩重,不疾不徐。

    長長的裙裾拖在身后,如一片白羽掠過明鏡般的漢白石地面。

    風揚起她的發,一片烏黑底突然翻飛出賽雪的白,跟在后面的金羽衛一驚,面面相覷。

    他們記得鳳夫人剛進牢里時,還是一頭青絲,什么時候,青絲之下,烏發盡成雪?

    前方女子一直昂著頭,平靜的走著,過回廊穿花園越小徑進宮廷……雙肩很單薄,背影很挺直。

    無人看見她神容如雪,唇角一抹淡淡笑意。

    ……知微,你應該已經在他們保護下避到安會地方了吧?

    或者你沒有避,以你的性子,很有可能正在回京路上,然而南海和帝京相隔迢迢,等你趕到,一切都已塵埃落定。

    你回來也沒關系,娘會替你安排好后路,這一生你從此再無此刻危機之優。

    很多年前,我愛的人對我說,做什么,都要有始有終,做到最好。

    知微。

    但望你也能如此。

    人妻无码AV中文系列久久
  • <ruby id="zt7ri"><bdo id="zt7ri"></bdo></ruby>
    <ruby id="zt7ri"><bdo id="zt7ri"></bdo></ru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