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妻无码AV中文系列久久

  • <ruby id="zt7ri"><bdo id="zt7ri"></bdo></ruby>
    <ruby id="zt7ri"><bdo id="zt7ri"></bdo></ruby>

    婚后日常二三事

    作者:醉后漁歌

    第70章番外:倪明月X向奕航(三)

        倪明月大方的依偎進他懷里,“恩,知道先跟我報道,值得表揚。”

        于小瑜眨眨眼,今天早上才回來的,那么昨天晚上她肯定是看錯了。

        井銘敬完酒便出了去,順便將倪明月也扯了出去,兩人在過道里小聲的說著話。

        “寶貝,這個梁靜你是怎么認識的?”井銘皺眉問倪明月。

        “這是向奕航的女朋友啊,快結婚了。”倪明月給他整了整有些歪扭的領帶,“怎么了?”

        井銘往包間里看了一眼,壓低聲音,“我這朋友有從臨市來的,好像是見過她,不是什么正經人,你最好離她遠點兒。”

        “不能吧?”倪明月不太信,“你朋友是不是看錯了?你可別信口開河,傳到向奕航那混不吝耳朵里,可沒完了。”

        井銘自然也是知道倪勝輝這個寶貝徒弟的,不又皺了眉,“他好像也不是很確定,以后再說吧,但是你別跟她走太近,聽明白了嗎?”

        倪明月聳聳肩,“行了,我多聰明呀,倒是于小瑜這個小傻子沒心沒肺的。”

        倪明月回到座位上,給梁靜倒了滿滿一杯紅酒,也給自己滿上,舉起杯,“梁靜,我敬你。”

        梁靜忙擺手,“我不太會喝酒,這太多了。”

        倪明月佯裝不悅,“你看看,這就不夠朋友了,又沒有外人在,喝點兒紅酒沒事兒的,沒什么度數,以后我跟小瑜的二人組就變成三人行了,我們不得慶祝一番嘛。”

        梁靜推脫不過,只好端起酒杯,又道,“那小瑜也滿上吧。”

        于小瑜還沒說話,倪明月忙擋住她的杯子,“不行,不行,景科說了,景家家規,女人不可以在外喝酒。”

        于小瑜怔愣,“...你怎么知道的?”

        倪明月狡黠的眨眨眼,“你們家景科手段多高超呀,現在還有誰不知道呢?”

        于小瑜,她景文哥這是新聞聯播的覆蓋面吧?

        梁靜與倪明月碰了杯,半杯紅酒下了去,倪明月眼睛瞇了瞇,如此嫻熟的動作還不太會喝酒,這話說的也太瞎了吧。

        梁靜夾了些菜吃了,笑道,“小瑜的家規還挺嚴的呢,想不到景文還有這么孩子氣的一面呢。”

        于小瑜尷尬道,“景文哥開玩笑的,也就小月喜歡當真。”

        紅酒的后勁上來,梁靜的臉有些紅,托著腮,“景文喜歡開玩笑?這真是我聽到最大的笑話了,當初我們三個人一起出去吃飯時,向奕航才是最喜歡開玩笑的那個,總是沒個正行,倒是景文成熟穩重的。”

        “你們以前經常一起出去玩呀?”倪明月順口問道。

        “肯定的呀,向奕航與景文是好朋友,我們每次約會都叫上景文,經常一起出去吃吃喝喝的,那時候的日子也挺好的。”

        于小瑜疑惑的皺了皺眉,景文哥說當時都是向奕航跟梁靜一起出去,他很少一起去的,總共也就不過三四次而已,三四次也算是經常嗎?

        吃完飯已經是晚上八點多,景文下班過來接于小瑜,順便把梁靜送回去,倪明月喝了點兒紅酒,扯著于小瑜絮絮叨叨的說個沒完,井銘喝的也有點兒多,早就進了車里閉目養神去了。

        景文站在車邊等著于小瑜,梁靜走過來靠在車身上,眼神有些慵懶的看著景文,“我就說你穿黑色襯衣會比較好看的。”說著伸手去幫景文整理襯衣領子。

        景文本能的錯開一步,黑眸看向她,帶著些危險的暗光,“你什么意思?”

        梁靜對他的疏離似是有些傷心,緩緩收回手,幽幽道,“咱倆這么熟,你至于…”

        梁靜的話尚未說完,于小瑜已經走了過來,吐了一口氣,“小月太難纏了,景文哥,我們走吧。”

        景文板著一張臉,把于小瑜轉過來塞進副駕駛里,然后不發一言的上了車,于小瑜見景文突然又變了臉,有些歉意,“梁靜,上車吧,我們送你回去。”

        梁靜倒不把景文的態度當回事兒,打開車門上了車,“那麻煩你和--景文了。”

        景文臉色瞬間變冷,從后視鏡內陰郁的看了她一眼,沉默不語的發動了車子。

        *

        景文與于小瑜兩人晚上是去景家睡的,剛回到家,景文便被景爸說教了一番,無非是應該尊重長輩,怎么能當著這么多人的面摔姑姑的門,讓她下不來面子什么的。

        景文倒是態度良好,一言不發的聽著,但于小瑜卻發現她景文哥根本就是不在狀態,哪是虛心接受景爸雞湯的模樣,看起來到像是有什么心事兒似的。

        景爸最后總結,“當然,你姑姑這幾年確實脾氣大了,不過我已經想到辦法了,我給你姑姑在相親網上注冊了賬號,幫你姑姑解決完終身大事,她就沒工夫管你的事情了。”

        ……

        于小瑜覺得景爸的夢想很光輝,然而實施起來卻是千難萬阻。

        等聽完景爸的紅娘計劃,已經晚上十點多了,兩人回了臥室,輪流洗完澡,于小瑜爬上床之前順手從景文的書架上抽了一本書翻閱著,景文雙手墊在頭下看著墻上的壁燈若有所思。

        于小瑜雖然翻著書實則心思卻是在景文身上,時不時的偷眼瞧他,她覺得她景文哥這脾氣真是越來越難以捉摸了,陰晴不定的。

        于小瑜正暗自琢磨呢,突然一只微涼的大手捏上她的脖頸,“想什么呢?”

        突然的涼意讓于小瑜打了個冷顫,下意識的縮了一下脖子。

        景文失笑,在她脖頸上揉捏著,有力的大手讓她有些酸痛的脖子漸漸放松下來,于小瑜不由愜意的舒了一口氣。

        “誒,這是什么?”于小瑜突然驚訝出聲,剛才心思不在書上也沒注意,現在才發現在書頁的外皮里竟然有一疊錢。

        景文的書架上放的都是些專業的書籍,景爸景媽沒什么事兒是不會到這屋里來的,打掃衛生也只是擦擦掃掃,以防給他弄亂了,所以,這錢是景文哥藏得私房錢?

        于小瑜看向景文的眼神不由變得復雜起來,景文坐直身體,順手敲了她腦袋一記,“瞎想什么呢。”

        景文將錢拿過來數了一下,整整兩千。

        于小瑜歪著腦袋眨著眼,把錢藏在景文的書里,這種事情怕是除了景爸外沒有旁人了吧。

        “景文哥,媽媽平常都不給爸爸零花錢嗎?”景爸看起來也不像是缺錢的呀,況且他還是個隱形的樓市暴發戶。

        景文輕笑,將錢放回書里,下了床將書放回原位,然后走回床邊,低頭看著于小瑜,“你剛才是不是懷疑我藏錢了?”

        于小瑜微尷尬,她不過就是‘靈光一閃’,而且這‘靈光’馬上又閃走了,她景文哥要不要這么聰明。

        景文牽起她的手往自己身上帶,黑眸看著她,聲音里帶著魅惑,“你要不要搜搜?”

        于小瑜眼見著自己的手碰到他的小臂,指尖仿佛被燙傷,一陣灼熱感襲遍全身,頓時面紅耳赤,慌忙收回手鉆進被子里,背對著他,聲音有些發顫,“我,我先睡了。”

        景文看她鴕鳥般的模樣,喉間逸出一陣低笑,上了床,揉了揉她的腦袋,關了燈。

        快要中午時,林蕭被委派出來買咖啡,‘順便’把保溫壺帶走,“師母,我和向隊現在離了你這湯覺得人生毫無樂趣,簡直就跟吸-毒一樣。”

        于小瑜忍不住笑,林蕭走到門口又倒回來,笑嘻嘻,“師母,我師父讓我跟你說謝謝。”

        于小瑜臉一紅,他怎么知道她會給他帶湯?卻還是一本正經道,“那你幫我跟他說不客氣。”

        林蕭吹了聲口哨,還想說什么,看到于小瑜身后墻上掛著的鐘表,表情夸張的就往外跑,“師母,我先走了,回去晚了,師父該訓人了。”

        于小瑜腦補了一下景文訓人的樣子,便想到了自己上學時經常因為沉迷于看電視劇而沒有寫作業,被景文訓的事情。

        景文訓人,臉上一絲表情也沒有,平日里不善言語,但是訓起人來,不疾不徐,一句接一句,中間都不帶停頓的,可是偏偏他的聲音還很好聽,略帶著些磁性,他說話最后的尾音喜歡上揚,聽在人的耳朵里帶著一股慵懶,于小瑜無數次聽著聽著便走了神,被他敲腦袋以示警告。

        想到現在的林蕭就是小時候的自己,于小瑜不禁對他產生了惺惺相惜的感情,思索著以后要多煲些林蕭喜歡喝的湯,畢竟小伙子也不容易。

        下午時,姥姥給于小瑜打電話說讓她回去拿餃子,姥姥怕兩人平日里沒時間做飯,吃不好,所以包了些餃子,用冰箱速凍了,讓他們帶回來放在冰箱里,什么時候想吃了,拿出來煮一下就好。

        下午四點多,于小瑜就從店里出來,打了車回姥姥家,她從店里帶了些糕點,打算先送到景文家,便先敲開了景文家的門,于小瑜看到來開門的人一愣,“景文哥?”

        景文看到于小瑜也愣了一下,繼而笑了,“你怎么來了?”

        “姥姥讓回來拿餃子,你不是應該在上班嗎?怎么有時間回來?”于小瑜有些納悶。

        “景文啊,是誰來了,磨磨蹭蹭的。”屋內一個女聲叫道。

        于小瑜覺得這個聲音有些熟悉,但是想不起在哪里聽過,景文捏了捏眉心,小聲道,“姑姑回來了。”

        于小瑜這才記起來這個聲音是屬于誰的,景爸有一個比他小十幾歲的妹妹,也就是景文的姑姑。

        于小瑜進了門,叫了一聲姑姑,景秋雨看了她一眼,本來就不高興的臉更加拉長,偏過頭去看向景爸,“哥,景文結婚這么大的事情為什么不告訴我?”

        景爸自顧自的擺弄著手機,渾不在意,“不就是結個婚嗎,這算什么大事兒。”

        “結婚不算大事兒?”景秋雨聲音頓時高了起來,“那什么算大事兒?”

        景爸抬頭瞪她,“你這么大聲做什么,就扯個紅本,一起吃頓飯,這算什么大事兒。”

        作者有話要說:  全文結束(再寫下去成一篇新文了,哈哈),謝謝大家一路的支持,愛你們,么么噠!

        接檔文《非娶不可》希望大家繼續支持!

        天后安歌的巨型演唱會上,鏡頭掃到了一對長相酷似的父子,父子倆的臉出現在屏幕上,面無表情,天后安歌看著兩人,唱的深情款款。

        散場后,記者堵住了周安衍:周先生,您是因為喜歡安歌的歌兒,所以才來聽她的演唱會嗎?

        周安衍:并不是,我只是被綁架了,所以,報警吧!

        記者:……

        記者:周先生,這個男孩跟您是什么關系,是您的私生子嗎?

        安子周:并不是,我只是今天的綁匪。

        安子周:不如你娶我媽媽吧?

        周安衍:不可能

        安子周:好吧,那我就碰瓷了。

        周安衍:......

        精神病女主+精分男主+腹黑兒子

        非娶不可,非卿不娶

        非嫁不可,非君不嫁
    人妻无码AV中文系列久久
  • <ruby id="zt7ri"><bdo id="zt7ri"></bdo></ruby>
    <ruby id="zt7ri"><bdo id="zt7ri"></bdo></ru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