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妻无码AV中文系列久久

  • <ruby id="zt7ri"><bdo id="zt7ri"></bdo></ruby>
    <ruby id="zt7ri"><bdo id="zt7ri"></bdo></ruby>

    陸家小媳婦

    作者:笑佳人

    222|番外八

      吳明舉回來后,素月悄悄跟他說了徐沐提親的事。
      吳明舉聽了,看看妻子,欲言又止。
      素月知道他要說什么,無非是徐沐人好,昭昭嫁給他挺好的,勸她別太把當年的事放在心上,過去那么久了,大家早認定昭昭是吳家的骨血了??扇f一呢?素月生了四個孩子,但她最疼女兒,與孩子父親是誰沒關系,因為女兒有危險,她不得不多操心些。
      “你去勸昭昭吧,她聽你的?!?br/>  拒絕了徐沐,馬上又要傷女兒的心,素月胸口也不好受。
      吳明舉一看妻子難過了,再不敢多勸,嘆息一聲,去找女兒,當然沒有提及徐沐,只說泰安生意忙,明天必須回去了。
      “那爹爹自己回去,我娘我們在京城住著,爹爹忙完再回來?!闭颜燕阶烊鰦?。
      “不行,京城有人居心叵測,我不放心?!眳敲髋e受不了女兒撒嬌,怕多說自己會妥協,沉著臉站了起來,“就這樣定了,你們幾個幫姑娘收拾東西,明早出發?!睊吡搜畚堇锏膬蓚€大丫鬟,吳明舉快步離去。
      昭昭追了兩步,慢慢又停了下來,落寞垂眸。
      都怪他不來提親,他早點來,爹爹娘親就不會急著走了。
      怨徐沐,夜里昭昭睡不著,也有點怪自己,明知道他傻,為何要捉弄他?
      翌日吳家一行人離京。
      凝香領著孩子們去送了,昭昭沒看到徐沐,眼里的光彩瞬間衰敗下來,上了馬車,她悄悄地往外張望,卻始終沒有看到徐沐的身影。昭昭難過極了,不懂徐沐是誤會她不喜歡他,放棄了,還是徐沐其實也不是非她不可。
      想到背著她走過長長寺院小路的男人,昭昭有點想哭。
      素月在旁邊瞧著,見女兒明明很難過卻還要裝成與平時一樣,心疼死了,可女兒與徐沐真的不合適,所以她昨晚就跟徐沐說了,讓他今日不必過來。既然沒有結果,長痛不如短痛。
      幾輛馬車越走越遠。
      徐沐騎馬隱藏在城外一處小樹林中,望著緩緩遠去的馬車,失魂落魄。
      ~
      今年冬天來得特別早,十月中旬,下了一場大雪。
      下朝后,蕭珞叫上蕭南、徐沐,一起回了崇政殿。
      “徐沐,朕最近怎么看你好像不太高興?”蕭珞坐在暖榻上,端著茶碗,閑聊般地道,“是不是看太子成親了,你當舅舅的還沒有說親,著急了?你姐姐姐夫也是,怎么不幫你張羅張羅,不如朕替你賜門好親事?”
      聽聞此言,蕭南古怪地看了一眼父皇,不懂他怎么突然想當媒人了。
      徐沐強顏歡笑,低頭道:“皇上錯怪我姐姐姐夫了,他們一直催我,是我還沒想安定下來?!?br/>  蕭珞點點頭,讓他下去了。
      徐沐走后,蕭珞盤腿坐到榻上,示意兒子坐到矮桌對面,要與兒子對弈。
      父子經常下棋,蕭南倒也沒有多想。
      棋局走到一半,蕭珞對著棋盤問兒子:“徐沐最近郁郁寡歡,你知道為何嗎?”
      蕭南心中一動。
      徐沐不高興,他當然看出來了,他問過,果兒問過,兩人去侯府做客時也跟養母打聽過,可誰都不知道徐沐的心事。父皇突然提起這茬,莫非知道內情?
      蕭南看向對面的父皇,低聲道:“請父皇提點?!?br/>  兒子一點就透,蕭珞頷首,一邊下棋,一邊將他知道的告訴兒子。昭昭身邊一個大丫鬟便是他的安插.進去的暗衛,徐沐與昭昭的事,暗衛只是猜測,沒有確鑿的證據,但看昭昭走后徐沐的表現,蕭珞能猜的出來。
      那個素月確實是個聰明人,知道什么樣的生活更適合女兒,而不是盲目地貪圖榮華富貴。
      蕭南皺眉,“父皇,吳氏安分守已,如果她有報復之心,定會撮合昭昭與徐沐……”
      “朕知道?!笔掔筇痤^,回視兒子,“經過此事,朕確信吳氏不會再節外生枝了,現在告訴你,就是給你機會施恩徐沐,你不計前嫌成全他與昭昭的婚事,他會感激你,同時他也會明白,咱們皇家的人無事不知,算是給他一個警醒,免得他以后恃寵生嬌,走錯路?!?br/>  他提拔陸家是為了兒子著想,但這么多年下來,親眼目睹兒子對陸家的看重,蕭珞不得不警示兒子一下,再怎么看重陸家,君就是君,臣就是臣。
      蕭南沉默,良久之后,起身道,“父皇放心,兒臣懂了?!?br/>  蕭珞滿意地笑了。
      蕭南回了東宮,讓人去請徐沐過來。
      “太子找我?”兩刻鐘后,徐沐來了,身形依然高大,人卻瘦了一圈。
      書房只有他們兩人,蕭南也不與他繞彎子,坐在書桌前,冷冷地看著他,“昭昭十五了,舅舅卻一點都不著急,是不是寧可她嫁給旁人,也不想冒著會害了她的危險告訴我實情,請我幫你達成心愿?”
      徐沐如遭雷擊,難以置信地看向他。
      蕭南垂眸看書,神色冰冷,這也是他第一次對徐沐露出這種拒人于千里的樣子。
      徐沐瞅瞅他,心里七上八下的,素月娘倆犯的算是欺君之罪,他雖然與蕭南親近,卻知道伴君如伴虎,不敢感情用事,萬一連累素月昭昭,他死了都無法彌補她們,誠如蕭南所說,他甚至已經決定放棄了。
      但現在蕭南知道了。
      徐沐惶恐,他跪了下去,“太子,昭昭跟果兒情同姐妹,求你看在果兒的份上,放過她們娘倆,行嗎?”
      蕭南臉色更加難看,盯著他諷刺問道:“原來在你心里,我是那種無情無義之人,連兒時玩伴、妻子姐妹、舅舅的心上人也能治罪?”
      徐沐總算琢磨過味兒來了,大喜過望,“你不怪罪她們?”
      蕭南直接將手里的書朝他丟了過去,鐵青著臉往外走。
      是,他早不喊徐沐舅舅了,但就像他不喊養父父親一樣,他心里依然將徐沐當舅舅看,不喊他舅舅,主要是因為兩人年齡相近,他喊不出口,可徐沐倒好,真把他當太子看,這樣大的事情都不告訴他。
      “太子,你別走??!”徐沐追了上去,想求個準話。
      蕭南不理會,越走越快。
      徐沐急得不行,忽然想到蕭南剛剛的諷刺,那會兒蕭南可是喊他舅舅了。
      這一次,徐沐是真的明白了,幾個箭步沖了上去,抱住蕭南肩膀往回轉,笑著揉他腦袋:“好阿南,是舅舅小心眼了,行了,既然你不反對我娶昭昭當你舅母,明天給我一天假?”
      “滾!”蕭南不滿他摸他腦袋,沉著臉喝道。
      徐沐哈哈大笑,狠狠抱了他一下,松開前低頭在他耳邊道:“謝了,我的好外甥?!?br/>  說完興奮地往外奔,他現在就要回泰安,去吳家提親。
      蕭南走到書房門口,望著狂奔而去的伙伴兼舅舅,忽然有些懷念小時候。
      有些人,只能是君臣,有些人,他寧可不當君,也要他們做親人。
      ~
      泰安府,吳家,昭昭百無聊賴地靠在暖榻上,做什么都沒興致。
      徐沐那塊兒死木頭,真的放棄了嗎?
      她再等他兩個月,年前他再不出現,她就不等了,另挑一個男人嫁了。
      “姑娘,姑娘,舅老爺來了!”
      她的大丫鬟突然跑了過來,興奮地道。
      昭昭眼睛一亮,放下書就要下去,身子起到一半,重新躺下,假裝問道:“哪個舅老爺???”
      “姑娘真會開玩笑,您不就一個舅舅嗎?”丫鬟笑嘻嘻地道。
      昭昭瞪她一眼,到底想念了,也好奇想知道徐沐這次來究竟是為了什么,穿好鞋,不許丫鬟跟著,她自己偷偷去了前院,誰料拐過走廊,正好看到徐沐從堂屋跨出來。她看到他了,徐沐也看到了她,驚喜地愣在那里,只呆呆地望著她。
      巴巴地趕過來卻被他逮個正著,昭昭又羞又惱,扭頭就走。
      徐沐回神,日思夜想的人就在前面,哪肯讓她跑,大步追了上去。
      “你擋在我前面做什么?讓開?!闭颜训芍鴶r在身前的男人,生氣地道。
      “我來提親的?!毙煦鍤獯跤?,追她不累,從京城趕過來馬不停蹄,累。
      “提也白提,我才不會嫁你?!闭颜褠浪麃淼奶?,害她難過太久,雖然心竊喜,還是嗆他道。
      徐沐這次卻沒有著急,頗有幾分小人得志般看著她笑,“你娘已經答應我了,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昭昭,你不嫁也得嫁?!?br/>  “我娘,她答應了?”昭昭太過震撼,徐沐才來多久啊,這么快母親就答應了?父親做生意還沒回來,母親真的那么喜歡徐沐,連假裝跟父親商量都不商量?
      徐沐點頭,無比滿足地望著她。
      她不懂這門婚事得來不易,徐沐也不想她懂,他要她永遠都開開心心的,安心做他徐家的媳婦。
      有了蕭南的同意,素月也答應了,徐沐與昭昭的婚事辦得十分順利。徐沐在京城一直都有宅子,只是他習慣住在姐夫家里,如今要成親了,徐沐終于搬回了自己的宅子,命人重新修繕了一番,次年四月,迎娶昭昭過門。
      女兒出嫁了,素月由吳明舉陪著,去了郊外一處荒郊野地。
      那里立著一處衣冠冢,墓碑上沒有任何字跡。
      素月跪在墓碑前,一疊一疊地燒紙,清風卷走裊裊灰煙,往天空里飄,素月仰起頭,視線追隨著最頂端的那縷青煙,紅唇輕輕翕動。
      世子,女兒平平安安地長大了,嫁給了一個真心喜歡她的好男人,愿你在天有靈,保佑女兒一世順遂,也愿你早日轉世投胎,重享富貴如意,長命百歲。
    人妻无码AV中文系列久久
  • <ruby id="zt7ri"><bdo id="zt7ri"></bdo></ruby>
    <ruby id="zt7ri"><bdo id="zt7ri"></bdo></ru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