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妻无码AV中文系列久久

  • <ruby id="zt7ri"><bdo id="zt7ri"></bdo></ruby>
    <ruby id="zt7ri"><bdo id="zt7ri"></bdo></ruby>

    蜜寵小萌妻

    作者:琉璃盞

    第992章大結局85

        第992章大結局85

        說著,只見洋洋又從桌子上拿起了一把剪刀,咬著牙一副惡狠狠的樣子,一下就把那張卡給剪成了兩半,然后丟在了自己的桌子上。

        “看到沒有,老媽給我的錢我不稀罕!”

        其實,程程在說出那句話之后,就已經感覺有欠妥當了。

        可還沒有來得及說上一句補救的話,就看到了剪卡的一幕。

        這讓他感到有些許的震驚。

        自打洋洋搬出了半山的別墅之后,每一次和他的通話,都會隱約的感覺到,他好像有點點的變化。

        一直到這一次,當真正的接觸到了他之后,就更加確定了這種感覺。

        其實洋洋離開家的時間并沒有多長。

        難道,在外界的生活真的是很容易改變一個人嗎?

        看著洋洋現在憤怒的樣子,他有了想道歉的想法:“北冥司洋,其實我并不是那個意思。我是覺得媽媽給你錢是想讓你在生活上過的更好一點,不是要你把心思花在其他上面?!?br/>
        洋洋聽著程程一番誠懇的話語,可心頭上的火氣并沒有就此消散。

        “行了,你用不著給我解釋這么多,我沒興趣聽。我現在離開家了,你就可以做唯一的大少爺了,這個少爺的名頭我從一開始也并不稀罕要嘞。我看以后沒有什么大事就不要通話好了,這樣你我都不會感到難受?!?br/>
        說著洋洋把手機給關了。

        他也沒有想到,自己千方百計的想辦法見媽媽,又把手機從老羅那里拿回來,卻還沒多長時間,就搞成了這個樣子。

        洋洋幼小的心里感到有些委屈了。

        顧歡此時此刻,正一個人坐在臥室的陽臺上。

        晚上的天氣已經開始有些微微的轉涼了,輕輕拂過自己身體的微風,偶爾會帶來一點點的寒意。

        她的嘴角微微的翹起,不難看得出今天她的心情還是挺好的。

        縱使這黑暗的夜空中,看不到任何的星星,就連月亮也消失不見了。

        對于一個母親來說,哪個能比得了自己見到兒子的喜悅。

        只不過,相聚的時間是在是太過于短暫了。

        這個時間段是她獨享這片夜空的時間。

        北冥墨現正在他的書房里。

        *

        “篤篤……”傳來了一陣輕微的敲門聲。

        顧歡從藤椅上站起來,微微的合了一下身上的睡衣,輕步走了過去。

        “寶貝兒,怎么還沒有休息?”

        她打開門一看,門口站著的是程程。

        這會應該是規定好休息的時間了,即便是洋洋經常會違反這條規定,但程程一般是不會的。

        “怎么了寶貝兒?”她看到兒子的表情有些古怪,并不像是吃飯時的那樣。

        很明顯,他的心里有事。

        對待自己的每一個孩子,顧歡都并不一樣。

        對待洋洋,多的是習慣。這是他們長年來的共同生活所積累。

        對待程程,多得就是失而復得,以及一種從內到外的補償情懷,在這幾個孩子里,或許是覺得虧欠他太多。

        至于小女兒久久……

        對待這個貼身小棉襖,是喜愛,寵溺。

        當然了,媽媽對妹妹的這種非常的寵愛,程程和洋洋并不會感到吃醋。

        這當然也是因為作為哥哥們,同樣也是很寵愛自己的妹妹,這并不會感到有什么沖突。

        *

        顧歡伸手拉兒子進到臥室,重新把門關好。

        “寶貝兒你怎么了,想找媽媽說些什么嗎?”她的目光十分的柔和,充滿著對孩子的慈愛和溫暖。

        這種感覺就像當初自己的媽媽對自己一樣。

        這是每個母親對待孩子的共性。

        程程和洋洋在剛才,鬧過了別扭之后,本來覺得沒什么大不了的。

        這畢竟和以前他們之間冒出的沖突想必,并不值得一提。

        而且,親兄弟之間哪里會有那么大的仇,過上三五天不說話的日子之后,又會像從來沒有發生過什么事情一樣的雞吵鵝斗了。

        只是這一次,程程躺在自己的小床上,微風將窗簾上的薄紗吹起。

        扭頭看著漆黑的天空,心里卻隱約的感覺到有些不舒服。

        是他們之間的心靈感應?

        在輾轉了幾次,仍沒有什么睡意之后,還是覺得應該把這事情給媽媽說。

        *

        程程抬起頭,看著媽媽。

        一雙水靈靈的大眼睛像夜空般的透徹。

        他一五一十的將和洋洋之間鬧的不愉快都說了出來,包括看到洋洋親手將銀行卡給剪斷了。

        “媽媽,我只不過是好意讓洋洋不要亂花錢,你說我是不是有些過分了?”

        看著兒子那雙求助的眼神,顧歡只是低頭在他的額頭上留下了輕輕的一吻。

        “孩子,你作為哥哥,沒有一點錯。這件事情也是媽媽先做錯了。沒關系的,洋洋那小子不會記什么仇的,過兩天就會好?!?br/>
        知子莫過母,對于和洋洋共同生活了這么多年的顧歡來說。

        對這個小兒子的脾氣秉性,也算是了如指掌。

        不僅如此,她對于兒子與生俱來的一種能力是多少有些欣賞的。

        那就是:無論他怎么被傷到了,只要假以時日,都會煙消云散的。

        他不怎么愛記仇,這或許是和他天生的那種大大咧咧的性格有關吧。

        這有時候也讓顧歡這個當媽的匪夷所思。

        自己的兩個兒子,分明是雙胞胎來的,除了相貌一般無二,但其他方面都有著不少的差距。

        這或許就應征了雙子星不同的兩個面。

        *

        “誒,你怎么在這里,還不去睡覺?!?br/>
        輕微的開門聲,讓這對母子都沒有聽到。

        直到那個低沉且帶著魅力以及磁性的聲音傳進母子倆的耳朵,這才發現房間里又多了一個人。

        顧歡單手扶在程程的小肩膀上,顯的十分輕松:“沒什么,就是想和兒子聊聊天?!?br/>
        “聊天?”北冥墨微微的皺了皺眉頭:“你們娘兒倆今天到底是有多少話白天沒聊夠,不如說給我聽聽?”

        北冥墨說著,欠身坐在了一張靠近陽臺的沙發上。

        雙手在腹部交叉,翹著二郎腿,擺出了一副洗耳恭聽的姿態。

        “你什么時候又變得八卦了,我們娘兒倆的事情憑什么跟你說?!鳖櫄g說著還白了北冥墨一眼,之后輕輕的拍了拍程程的小肩膀:“寶貝兒時候不早了回去睡吧,明天還要上課呢?!?br/>
        *

        看著兒子離開了,顧歡重新關好了房門。

        “今天你和孩子的確都有些反常。讓我隱約的感到,可能和洋有關?!?br/>
        北冥墨話說的輕松,可是那眼神像一股精芒,觀察著站在面的女人略顯平淡的妝容。

        果然是掩藏的滴水不漏。

        “和他有什么關系,況且你不都把洋洋藏好了嗎。把大兒子叫過來,一起想想小兒子又什么問題?”

        北冥墨淡淡一笑:“當然沒有什么了,只不過我想提醒你:有句話叫做慈母多敗兒,不要以一時的沖動,影響了他已經正常的生活?!?br/>
        “呵,聽你這話說的,好像還有些道理。讓我不禁的想起了如潔阿姨,在我的心目中她就是一個慈母……”

        好一招的以彼之道,還施彼身。

        “你的嘴真的是越發的厲害了?!北壁つf著,站起身子,一步步的像顧歡靠近。

        這個狗東西,該不會是又來勁了吧……

        “我,我可還沒洗呢……”她的神色略顯慌張。

        其實他們之間已經沒有什么隔閡了,一切的發生都會是如此的順理成章。

        可顧歡卻總會多一些小小的緊張。

        北冥墨看著她微微一笑,伸出大手緊緊的攥在了她那白皙的手腕上:“我也沒有,所以說正好?!?br/>
        “正好什么……啊……”

        還沒等顧歡說完,她就像是一片樹顧一樣的,被北冥墨很輕松的拖進了浴室。

        *

        在某個小區,周圍的房間都已經是漆黑一片了,唯獨在頂樓有個小窗戶亮著微弱的燈光。

        一個小男孩正在燈光下忙和著。

        “電視里都說:沖動是魔鬼。今天我咋就沖動了呢……”

        洋洋的小眉頭微微的皺在一起,目不轉睛的看著桌子上的兩張塑料卡片。

        這正是他當著程程的面,一氣之下剪成兩半的那張老媽給的銀行卡。

        還別說,當時這么做還真的有些解氣的感覺,尤其是當著程程的面,有種為自己正名的氣魄。

        只不過,在頭腦發熱之后,冷靜下來之時,看著那已經變成兩半的卡,不說是腸子也悔青了不說,那也是有痛心疾首的感覺。

        和誰過不去,那總是不能和錢過不去不是嗎。

        更何況老媽是給自己的,干嘛要用這個來向程程示威呢?

        真是越想越來氣,越想越憋屈。

        或許把那張卡粘好,還能用。

        這是洋洋此時此刻能想到,有可能挽救的辦法。

        這卡片也真的是太薄了吧……

        如果單純用透明膠布在斷口處纏上一圈,那肯定是用不了的。
    人妻无码AV中文系列久久
  • <ruby id="zt7ri"><bdo id="zt7ri"></bdo></ruby>
    <ruby id="zt7ri"><bdo id="zt7ri"></bdo></ru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