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妻无码AV中文系列久久

  • <ruby id="zt7ri"><bdo id="zt7ri"></bdo></ruby>
    <ruby id="zt7ri"><bdo id="zt7ri"></bdo></ruby>

    人渣反派自救系統

    作者:墨香銅臭

    番外:打飛機奇遇記5

    彼時勤勤懇懇的向天打飛機尚不知道,人渣反派沈清秋,已經被替換成了絕代噴子絕世黃瓜。

    當初他偶爾在此君噴得過于厲害時,會順口詛咒一下,惡毒地祈禱讓他黃瓜再絕世也休想有用武之地,誰料某種程度上,這個詛咒應驗了。

    這些天冰哥心情特別不好。

    尚清華可以理解。作為原著中能只身草翻天的種馬男主,現在他把沈清秋弄過來關著——居然就真的只是關著。干是關著,不干別的。

    能相信嗎?!他身為原作者都不敢相信!

    如果現在的冰哥還能由他的一桿筆來操縱,本著“讓主角爽,就是讓讀者爽”的原則,他一定翻來覆去煎烙餅一樣先讓洛冰河把沈清秋奸個幾百遍啊幾百遍(這里面絕對沒有他和絕世黃瓜的私人恩怨。絕對沒有。)道具體位場地不帶重樣。煎熟了才好說話,煎著煎著自然就有感情了……

    對比一下現在冰哥這艱苦樸素、三年不知肉味的生活,尚清華越發心疼親兒子。

    所以,沒有哪個不長腦的敢在這種時刻湊上前去討沒趣。

    地宮議事廳里各忙各的。紗華鈴一邊縫補她那張被沈清秋爆開的捆仙索巨網,一邊偷偷拿眼瞅洛冰河,不時不甘心地咬咬嘴唇。漠北君在西首垂著眼半打盹兒,尚清華閑得發慌直抖腿。

    他是真沒事干,也不想到議事廳來。但這里是魔族地盤,他不寸步不離跟著漠北君,說不定就被其他的異族生物生吞活剝了。

    正想爬到漠北君那邊,冒著被暴打的危險拜托大王換個氣氛輕松點的地方打盹。洛冰河忽然說了兩個字。

    “如果?!?/p>

    一廳的魔齊刷刷耳朵豎了起來。

    洛冰河道:“如果你們心中對某個人不一般,怎樣才能讓他明白你的心意?”

    her!

    這是病急亂投醫啦!

    雖然他問的十分含蓄,但誰聽不出來,他這是在求戀愛咨詢。

    這種事居然拿到屬下們面前來嚴肅討論。人(魔)果然不能談戀愛,一談戀愛智商直線下滑。

    當然不會有誰拆他臺子直接揭露的,可這問題和魔族的畫風太……違和,一時半會兒,居然沒有一個回答的。其實答案這么簡單,是個普通人都答得出來,喜歡就直接說唄。奈何在場的沒有一個“普通”,除了尚清華以外也沒有一個是“人”。漠北君想了想,以他的腦回路,不知道把“不一般”理解成什么了,道:“每日揍三頓?”

    洛冰河單手比了一個“打住”的手勢,英明地道:“你就不必回答了?!?/p>

    在場者中,唯一性別上有優勢、可能擅長此類問題的只有紗華鈴,于是其余人都把目光刷刷投向了她。原作人氣極高的紗妹妹一臉“wtf為什么老娘要給自己想搞上手的男人提供這種咨詢”,抽了抽形狀姣好的眉和嘴角:“君上何不問問夢魔前輩?”

    洛冰河道:“問過了?!?/p>

    夢魔能給出什么尿性的回答,沒人比尚清華更清楚了。這位跟他一樣,絕對都是“先干個爽”派的!尚清華忍不住“噗哈”一聲破了功。

    紗華鈴正愁滿腹憋屈沒處撒火,揪準這一下,發作了:“大膽!你是什么東西,不僅敢混到議事廳里,居然還敢在君上商議要事時擾亂現場!”

    這種問題……不能叫商議要事吧,而且他就噴了一下,如何能“擾亂現場”?鑒于紗華鈴不是第一次挑他的刺,尚清華已能淡然處之,老老實實坐在原地,假裝自己是一團空氣,果然,漠北君無動于衷。紗華鈴見沒人理她,怨憤地絞著指甲道:“君上,漠北君天天上哪兒都帶著他,從不避嫌,連到議事廳都帶著,這究竟算什么?”

    洛冰河也無動于衷:“你天天都看見他,還沒看習慣嗎?!?/p>

    紗華鈴幾乎要暈過去。

    這還是數月來冰哥第一次對自己的存在發表意見!尚清華頓時心內一陣“兒子理我了理我了哈哈哈哈”的狂喜亂舞。誰知,洛冰河看了看他,道:“既然笑了,是否代表你有話要說?”

    “……”尚清華一言難盡。紗華鈴“哈!”了一聲,道:“君上所問極是。既然他與沈……與人如此相熟,必然有了不得的妙著高見。我等洗耳恭聽便是?!?/p>

    尚清華回頭看了看坐在身后的漠北君,見他果然沒有為自己解圍的意向,一狠心,果決地道:“……這個……當然有話要說!秘訣就在一個字:‘纏’!”

    “正所謂烈女怕纏郎,壯士怕嬌娘,只要功夫深,鐵杵磨成針。哪怕他直成繡花針,也能掰成曲別針!”

    紗華鈴道:“什么直直彎彎的,不要說人界的方言。君上我看他根本是在故弄玄虛!”

    洛冰河卻完全進入了狀態,喃喃道:“我纏的還不夠?還不夠?”

    尚清華滔滔不絕道:“纏是主要的政策方針,但是除了這一字真言,還有非常重要的一點需要注意。諸君,須知女人的愛來源于崇拜,男人的愛來源于憐惜。女人的情況我們暫且不討論,相信沒有女人會不折服于君上的絕世神威逆天風采款款情深之下,所以我們只討論另一種情況。如果想要一個男人明白你、啊不,您,明白您的心意并做出回應,那該怎么辦呢?很好辦,沒有一個男人不喜歡弱小、可愛、溫順的對象。那么什么叫可愛?可愛就是能夠引發人內心憐惜的某人某物,所以對象一定很乖巧很……”

    馬屁與鬼扯齊飛,廳內群眾齊刷刷窺探高高坐在上方的洛冰河:面色陰沉,瞳孔厲紅,殺氣暗涌,簡直是不(yu)可(qiu)侵(bu)犯(man)四字最生動的注解。和弱小、可愛、溫順、乖巧等詞之間的距離,猶如天塹。

    紗華鈴忍不住呸了一聲。

    尚清華連忙閉嘴。洛冰河揉著太陽穴:“你繼續說?!?/p>

    得到首肯,尚清華這才繼續分析,他不懷好意地道:“我們可以拿沈清秋來舉個例子。他這個人呢是個直男……直男什么意思?哦直男就是正常的男人……當然我不是說君上您不正常。他很看重身為人師的尊嚴,老師嘛都喜歡青睞聽話的學生,所以想要他喜歡,第一步要做到的就是聽話……”

    一廳的妖魔鬼怪在他的口無遮攔前驚得幾乎呆了。

    紗華鈴:“放肆!你的意思是讓君上裝、裝、裝可憐、聽他的話嗎?君上堂堂魔界之尊,怎么能做這種有失顏面的事情?。?!”

    對我就是這個意思!

    紗紗你扭頭看看你家君上若有所思的表情,他那樣子像是覺得這種事有失顏面?

    慷慨激昂上天入地口若懸河,尚清華結束他長達二十分鐘的戀愛咨詢時,紗華鈴已經用眼神掐死了他千萬遍,由是洛冰河一離開,尚清華趕緊挪到漠北君那邊,靠得緊緊的,尋求庇護。

    漠北君斜眼睨他:“所以說要想被男人喜歡,最有用的方法是裝可憐?”

    尚清華想了想,“理論上來說,是這樣沒錯?”

    漠北君伸手。

    尚清華以為又要被揍,連忙抱頭。卻沒等到料想之中的疼痛。漠北君只是在他的頭頂,輕輕敲了一敲。

    然后看起來心情有點不錯地起身,朝議事廳外走去。尚清華雖莫名其妙,卻扛不住一旁紗華鈴虎視眈眈的*目光,忙三步并作兩步跟上。

    最終還是大鬧了一通。

    埋骨嶺像他最初的大綱里設計的那樣,炸成了無數飛沙走石,煙塵滾滾。

    還順道英勇了一把,救了不會飛的漠北君一次。在空中抓住他那只手時,尚清華能看清他眼底的驚愕。

    可能因為表現良好,最近的待遇有所提高,還被允許回蒼穹山老家看看。

    岳清源這位大大的善人又不計前嫌允許他回安定峰繼續當個掛名峰主,這些天在閑人居里,尚清華頭一次真的閑得骨頭發慌??耐炅舜尕浌献?,忽然想起來,系統好久沒有出聲了。

    尚清華難得主動戳一次系統,系統給了他一個石破天驚的回應。

    系統:【目標達成?;爻歉郊螺d中?!?/p>

    尚清華:“……”

    片刻之后,他開始狂搖(并不存在的)系統的雙肩:“目標達成?!回城附件?!是哪個回城附件?!是我想的那個嗎????系統大大,你第一次說這么多字,你再說幾個字吧,求你了,快說?。?!”

    系統:【原設基本達成,感情線輕微偏差,目標達成。返回原世界的附件下載完畢,請問是否啟用回城程序?!?/p>

    原設基本達成這個他贊同,該填的坑都填了,但是“感情線輕微偏差”這個不對吧,冰哥都去攪基了怎么能說是“輕微偏差”?唉好吧好吧其實在他的原設中冰哥沒有感情線的,你要加一條也隨便無所謂啦,于是廢話了這么多……意思是他可以回到原來世界去了嗎????!

    尚清華淚流滿面。

    他好久沒寫文了。懷念向天打飛機這個粉黑勢均力敵的馬甲,懷念書評區的一群噴子,懷念打賞的壕,懷念他從大一開始用、經常死機坑爹的筆記本電腦,還有硬盤里的巨大文件你懂的,以及旋轉椅后面壯觀堆起的一箱箱泡面,批發價買回來之后最新的口味他還沒來得及嘗試。

    系統彈出對話框:【附件下載完畢。是否啟用?】后面跟著兩個顏色不同的按鈕。

    【是】【下次再說】

    尚清華沖動地想要按下左邊那個紅色按鈕。

    可是不知被什么,拉住了手臂。

    其實,他在那邊也沒有什么親人。

    早年父母離異,各奔東西,早有了各自全新的家庭。偶爾吃個飯聚個餐,無論哪邊,他都覺得自己的存在非常突兀,客客氣氣的夾菜,客客氣氣地賠笑,比和真正的陌生人吃飯還客氣。

    雖然父親是他的法定監護人,但不見面的時候,除了過年過節偶爾通個電話,問問他需不需要錢,雙方沒有更多的交集。有時候連問他缺不缺錢這一項會忘掉,他也從來不會去提醒。無論在哪里、對著誰,他最習慣和擅長的都是賠笑。

    畢竟是成年人,大學學費讓他們支付這是沒辦法的事,生活費他就自己想辦法了。

    也就是在“想辦法”的那段時候,他無意間注冊了個終點的馬甲,開始寫文。

    一開始純粹是為了發泄,想怎么寫就怎么寫,雖然撲得慘不忍睹,上架都成問題,但居然也收獲了一撮特殊人群的好評。

    某次忽然想轉變風格,看看能不能挽救一下自己那編輯已經懶得過問的訂閱,于是就有了一炮而紅的。

    向天打飛機大徹大悟了,他“想到辦法”了。

    越寫越宅,越宅越寫。作為一個典型的死宅男,關系好、脾氣合得來的都在網上,隔得天南地北。漠北君這樣的朋友基本沒有。

    打住。

    漠北君?朋友?

    他居然把漠北君定位為“朋友”?!

    尚清華被自己嚇到了,忙又去拿了一口袋千草峰特產的龍骨香瓜子,大吃三斤壓壓驚,睡覺去也。

    被漠北君連鋪蓋卷了拖下安定峰、拖進魔族北疆時,他正吃完了瓜子吃得滿口咸味地在做夢,夢里他正如火如荼吞噬當初說好的三斤熱翔。他是被凍醒的。

    漠北君將他扔到地上,迎著北疆如刀的風雪,輪廓和神色越發鋒利。

    雖然很帥,非常帥,但尚清華已經冷得沒有閑情逸致欣賞這份帥,一張口想阿諛諂媚舌頭就要結霜,于是老實閉嘴,裹著被子哆哆嗦嗦爬起來。前方地面突起一座冰雪碉堡,漠北君徑自走去,尚清華趕緊跟上。

    冰磚砌成的碉堡大門隆隆打開又合上,穿過深長的階梯,一路無人,直到一間寢殿附近,才有幾名大氣也不敢出的守衛和侍女。

    尚清華窺漠北君臉色,雖然也是與過往一般的高傲冷漠,卻多了幾分肅穆。

    他忍不住開口問道:“那個,大王,咱們要在這兒站多久?”

    漠北君頭不動,眼珠轉向他:“七天?!?/p>

    尚清華為之絕倒。

    罷了罷了,說不定自己馬上就要回去繼續打飛機了。趁著這七天,好好告個別吧。畢竟回去了之后,就沒人常常揍一揍他、使喚他當牛做馬洗衣疊被端茶送水了。

    站了一會兒,感覺越來越冷。漠北氏的地盤果然不是人呆的地方,尚清華不斷原地跑跳,避免自己被活活凍成冰雕。漠北君看著他,眼底似有笑意一閃而過,伸手捏住他一根手指,仿佛寒意都被他從這一點相連之處吸走,尚清華覺得沒那么難熬了。

    只是越發對即將到來的離別感慨。越發有點舍不得。

    想想,其實漠北君除了脾氣壞點,生活能力差點,嬌生慣養點,愛打人點,對他相當不錯。

    福利不錯,薪水不錯。就算揍一揍是家常便飯,但也只有他一個人可以揍,別人揍那是不行的。況且最近也不怎么揍他了。

    尚清華深深地擔憂起自己似乎已經被扭曲的生活幸福觀。

    萬一他真的回去了,萬一漠北君忽然又想找個人揍一揍,結果上哪兒也找不到他,那情形想象起來,竟然還有點曲終人散,物是人非的傷感。

    忽然,寒意又回到了他身上。漠北君冷冰冰地道:“回哪兒去?”

    尚清華這才發現,傷感之下,他居然就這么把心理活動說了出來。

    這下可真要“傷感”了。

    漠北君手上一緊,幾乎要把他的食指捏折了:“現在你說要走?”

    尚清華忙道:“沒有沒有,不是現在!”

    “不是現在?”漠北君道:“你對我說過什么?”

    追隨大王一生一世。當成口號說了無數遍??伤詾檎l都沒有把這句話當真啊……

    沉默半晌,漠北君道:“你要走,現在立刻走。不必等七天以后?!?/p>

    尚清華怔了怔,道:“大王啊,我真走了,從此就再也不能見面了?!?/p>

    漠北君用從九千萬尺高空俯瞰螻蟻的眼神看著他,反問:“為什么你覺得,我會在意這個?”

    饒是尚清華臉皮常年練得刀槍不入,也在他的神情和話語前縮了一下。他還想說話,事情的發展卻超乎了預料。

    漠北君道:“滾吧?!?/p>

    身體猛然向后飛起,撞上鋼鐵般的冰壁。劇痛只在背后麻痹了一瞬,立刻蔓延到五臟六腑。

    漠北君連手都沒抬,甚至都沒忘他那邊瞟一眼。尚清華喉管瞬間涌上了滿是鐵銹味的溫熱液體。

    雖然漠北君揍一揍他幾乎是日常,也經常讓他“滾”,理應習以為常,可沒有哪一回,尚清華感受到過如此強烈的憎惡與憤怒。

    像以前無數次那樣,他從地上爬起來,默默擦干凈嘴邊的血,默默賠了個沒人賞臉的笑。

    站了一會兒,還想說話,漠北君忍無可忍般地喝道:“滾出去!”

    尚清華便忙不迭滾了出去。

    老實說,雖然不會有人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可他還是覺得有點難堪。

    為之前一閃而過的,“漠北君”和“朋友”這個念頭。

    人妻无码AV中文系列久久
  • <ruby id="zt7ri"><bdo id="zt7ri"></bdo></ruby>
    <ruby id="zt7ri"><bdo id="zt7ri"></bdo></ru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