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妻无码AV中文系列久久

  • <ruby id="zt7ri"><bdo id="zt7ri"></bdo></ruby>
    <ruby id="zt7ri"><bdo id="zt7ri"></bdo></ruby>

    同學兩億歲

    作者:瘋丟子

    第106章 英雄(完)- 歸不歸(最終章)

    大聯盟曙光歷2013年,天網的聯盟官方頻道忽然在全聯盟范圍播放一條消息。

    一個人型生物在一個洞穴中,以天蝎軍人的標準站姿大聲匯報道:“大聯盟所有光榮的公民們,二次紀元歷三三四年的奧賽多遠征,我軍慘勝!邊界最遠哨燈塔星被毀,敵軍全部被絞殺,我軍犧牲二十七萬人,其中,士兵十九萬,研究人員八萬,所有英魂,已歸于浩瀚!”

    她頓了頓,道:“我以一次紀元歷以來第三十二代元帥的名義請求,授予斯卡多,奧德羅和鳩集為三星上將,其余二星以下勛章若干,是他們以自爆啟動了燈塔星自毀系統,將所有敵軍一網打盡!此戰,他們居功至偉!”

    “我,受已故帝王級長老佳多之命,駐扎藍星,等待聯盟的目光,將此役的勝利與英雄的名字告知全聯盟,望所有公民謹記!匯報完畢,匯報者……阿部多瑞!”

    這聲音是被機械翻譯成了天蝎語,播放給全聯盟的。

    聲音停止時,浩瀚的宇宙,似乎靜了一下。

    剛剛路過英魂碑的人們,恍然間似乎看到英魂碑頂端那璀璨的光芒閃了一下,亮的灼人,亮得,讓所有人的精神力都在沸騰。

    阿部多瑞名字上的光芒就好像她的人生一樣,那么漫長而不息,一直以強烈的存在感照亮著眾人,她對現在的所有人來說都只是一個遠古的英雄,即使英魂碑長存,所有人也只認為她已經在外太空消亡成了一團精神波段支持著英魂碑上自己名字的光芒。

    詩歌里的主角,吶喊中力量的來源,民族危機時支撐所有人精神的一根鋼鐵,一首歌,一個故事,一場戰役,一個名字……

    理智告訴人們,她現在如此光輝偉岸的形象雖然有英魂碑的功勞,但絕不排除天蝎政府對她不遺余力的吹捧和塑造,這是一個既存在又不存在的英雄,不用擔心她行為失德,也不用擔心她不服管束,只需要抬升她,宣揚她,精神鼓動的效果就會源源不斷。

    即使是如此堅持吹捧她的人也都確信,她已經死了,不再存在,英魂碑上的光亮,只是一個意外。

    而隨著時代的過于久遠,越來越多的英雄拼命的趕超著她的功績,年輕的阿部多瑞的作用,正一點點的減少……這時候,她回來了。

    如此強勢的,回來了。

    用她堅定淡然的面容,用她不容置疑的昂揚的語氣,還有那個在規模上看不算什么的小型遠征的捷報,一個一千五百萬季以前的捷報,一個史學家連翻都懶得翻的戰役信息。

    這樣巨大的反差,可以讓很多人直接笑出來,也可以讓更多人,瞬間淚盈于眶。

    阿部多瑞,她真的一直在堅持,她真的一直在守候,她真的不敗,她真的,從未放棄。

    一切都如政府所宣揚和編造的那樣,政府把她塑造成了一個單純而堅持的天蝎星人,獨自流落在外歸家無路,但是卻一直在堅持,甚至為此受了魂體分離術的痛苦。

    現在眼前這個生物明白的告訴他們,阿部多瑞達到了政府塑造的高度,甚至,還要超越。

    她見到聯盟使者的第一個要求,就是把兩億年前所有戰士犧牲所帶來的勝利,報告給全聯盟。

    阿部多瑞說,他們的犧牲不能白費。

    這是所有天蝎人基礎教育的第一堂課的第一句話,用教育者通過精神波烙印在人們的腦海中,永世難忘。

    阿部多瑞做到了,她的戰士的犧牲,沒有白費,即使歷經兩億年,也要守著那勝利的果實,他們死了,還有他們的元帥守著。

    群情激昂。

    當阿部多瑞的影像消失時,全聯盟各處都爆發了精神的波紋,他們的興奮難以用語言來表達,只能用不斷揮霍力量來傾瀉,他們高興的不僅是英雄的歸來,更是因為即將迷茫的信念被強力的證明,這樣的人可以存在,這樣的人一直存在,天蝎星系的長者清楚的知道,經歷這短短的幾分鐘,天蝎星系的年青一代,將把天蝎文明再次推向一個極致的高峰!

    “所有人都請你回去,我的元帥?!毖矍暗哪贻p人低著頭,激動的全身精神亂顫,像是一個不停抖動的水袋里的水,搖來晃去。

    宣墨沉默了半晌,正要開口,旁邊那年輕人刷的又抬起影像傳送儀,他比另一個更激動,強自命令自己保持平衡,他要把宣墨的一舉一動一顰一笑一字一句全部記下來,讓全聯盟看到,還要自己珍藏,做傳家寶!

    在場的小分隊都希望看到宣墨能霸氣的說:“準備戰艦!現在回歸!”能讓耳中好友傳送過來的天蝎星系現場的歡呼能更響亮一點。

    可宣墨搖頭了。

    她搖頭了!

    她說:“不?!?/p>

    所有人瞪大眼。

    帶隊的年輕人結結巴巴道:“元帥,外事部已經將一切都給您安排好了,總長將親自來接你,元首部將在大聯盟英魂碑下集體迎接您的歸來!”

    “我說了,不?!毙珨蒯斀罔F的強調,她轉頭,看著那年輕人的鏡頭,“聯盟法如果沒變的話,未知文明星球保護法第三十七條前言是,他的身體,你的責任。若是意外接受了該星球土著人的身份,就必須把該身體的責任和義務履行完全,否則,該身份主人的意外消失或死亡,其量刑參照第一條,傷害,或殺害未知文明星球智慧生物,輕則兵役,重則流放?!?/p>

    她朗聲道:“我看著身份主人在我面前自殺,然后接收了她的身份和責任,現在的我,不是阿部多瑞,是宣墨!若要回去,請等五十年后,我達到藍星人平均壽命極限時,再來接我?!?/p>

    “可是元帥!”那年輕人急聲道,“您不需要這樣,您是……”

    “若是英雄能夠凌駕在法律之上,那么,請毀了英魂碑?!毙驍嗨脑?,沉聲道。

    又一次沉默。

    所有關注著天網的天蝎人沒有一絲聲響,然后,和洞穴中的所有天蝎戰士一起,向宣墨,行了天蝎戰士能夠行的最高禮儀。

    “別以為我很偉大?!毙粦鹗總兊膰烂C弄的很無奈,“我也曾想過不管不顧的回去,可是等到現在才發現,我無法戰勝自己的理智,我和這個愛爾歌人說過,與其以罪人之身回去,不如永存英魂碑……你們走吧,藍星離天外文明,還有好長一段路呢,記得下次來的時候,隱蔽點?!?/p>

    她抬頭看看洞穴那已經開始透著夕陽余暉的洞,無奈道:“快掃尾,掃好了補洞?!?/p>

    小分隊其他人全部都去干活,隊長認真的道:“元帥您放心,我們會用生命守著藍星!絕不讓它在你在的時候被其他文明侵犯?!?/p>

    宣墨瞇起眼:“你用生命守著藍星,天蝎星怎么辦,干你該干的事,別人的文明有別人自己的命運?!?/p>

    小隊長唯唯受教。

    小分隊把波爾圖王蟲的殘骸全部清理干凈,又把所有人形波爾圖王蟲的身體掏空,模擬上了人類的骨骼和血液,骨骼有萬人坑現成的,血液現造,把那些個王蟲變成了真正的僵尸。

    金石不再存在,這一小隊,也只有無功而返,最后所有有關這研究的人,就算找到死,也再也找不到別的金石了。

    幾人正準備離開,宣墨忽然道:“等等?!?/p>

    “元帥?”

    “現在一般怎么處理愛爾歌人?”

    說到這個,小隊長似乎有些苦惱:“說實話,自從三百多年前普遍使用禁空炮以后,所有星門運動都會被及時發現和阻止,愛爾歌人幾乎被抓的差不多了,也死的差不多了,已經好幾十年沒新發現了,除了手上這一個,好像沒聽說別處還有,要審判的話,估計得把好久沒用的舊法律挖出來,逃不出流放什么的吧,因為他只是未遂?!?/p>

    “流放么……”宣墨重復了一下,忽然笑了,“不許錄像!”

    拿著影像傳送儀的戰士連忙聽話的關掉儀器,站的筆直。

    “那個……”宣墨笑的要多奸詐有多奸詐,“我好歹是個元帥……”

    “是!您是元帥!”小隊長立正大吼。

    “動用下私權沒關系吧?!?/p>

    “動用私權沒關系!……???”

    “我在這實在沒個說話的人,你看,一樣是流放,流放到這也可以啊?!?/p>

    “可是流放,不都是流放到無智慧生物的地方么……”隊長剛說完,就被旁邊的隊友用手肘打了下,滿臉鄙夷。

    宣墨板起臉:“別說了!這家伙在這兒已經有了正式身份,你帶走他,人家問起來,我上哪再找一個去?”

    小隊長已經在隊友的鄙視中明白了自己有多不上道,聞言立刻心領神會的點頭:“行,請元帥稍等,我們把他處理一下,一會給您完整的送來,保證一個零件都不少!”

    “嗯哼?!?/p>

    半小時后,宣墨躺在地上,用精神網看著懸浮在山頂上的隱形艦船盤旋兩下后瞬息不見,徹徹底底的體會了一把失落和辛酸,空落落的感覺充斥全身,她完全提不起一點勁頭來,干脆真的閉上眼,像個藍星人一樣睡過去。

    耳邊,是愛爾歌悠長的呼吸聲。

    沒有找到大塊金石,也沒有看到任何有用的東西,除了遍地的僵尸尸體,四個國家的行動全都沒有收獲,交涉的事情交給專業人士后,金石小隊再次化裝成程銘瑄的助手團,趕到第二個山村和他們匯合,一起發放公益物資。

    除了宣墨和愛爾歌,其他人都覺得跟夢游了一趟回來一樣。

    他們打著打著,全昏倒了,然后趙靖磊醒了,然后他發現洞里什么都沒了,除了滿地四仰八叉躺著的人和尸。

    那個一開始只有滿身濃硫酸的怪物,到了這兒全成了正兒八經的活尸,就好像當初都是錯覺。

    “就好像外星人掃蕩過一樣?!绷柙迫绱诵稳莓敃r感受,獲得宣墨和愛爾歌不約而同白眼一對。

    孩子們快樂的在冬日的陽光下玩著新得的玩具,宣墨,趙靖磊幾個大學生臨時充當起支教老師,開始給孩子們補補課,在第三個孩子頂著兩只蚊香眼拿著數學習題從宣墨身邊走開時,為了防止她再用自己詭異的解題思路把藍星人個為難死,愛爾歌把她拉了開來。

    “……謝謝?!彼麆e扭的在山楂樹下道。

    宣墨面無表情看著遠處的山,沒話講。

    “我知道,我可能,是最后一個愛爾歌人?!彼p聲道,“但我不愿意相信,我想找我的族人……我也是一個人流落,很久,都一個人……”

    “行了,這是你自己的事,跟我說干嘛?!毙鋈淮驍嗨?。

    愛爾歌瞪大眼,郁悶的要吐血:“我好好好不容易敞開心扉,你你你……”

    “那就關上吧,我懶得看?!毙e閑的道,“現在你也有個仿制身體了,該干嘛干嘛去,不過記住,你的身體不是白來的,要交月租,數額待定,來源必須合法,其他我不管你?!?/p>

    “……………………”愛爾歌捂著胸口,眼睛瞟著腳下的萬丈懸崖,似乎很有某種欲望。

    “好了,就這么著吧?!毙π?,轉身離開。

    “阿,部,多,瑞!”愛爾歌似乎很想撲上去打一架,可是還沒動作,就感到一陣巨大的壓力撲面而來,而且,還是從后方。

    宣墨也感受到了這第三方力量,疑惑的回頭看看,什么都沒有。

    忽然,她瞇起眼,看向夕陽的方向,那巨大的紅色圓盤中,似乎有那么點詭異的光線折射,精神力一探,還真是一艘巨大的戰艦在緩緩飛過,由于距離較遠,那戰艦還沒徹底收回剛才的攻擊。

    “好,很好嘛!”愛爾歌咬牙切齒,“一個天蝎人欺負我不夠!還組團了!”

    “哼?!毙湫?,“你不服?這已經是屬于本元帥非常簡陋的配置了,有種你比我強啊?!?/p>

    “嗷嗷嗷!”山巔上的山楂樹下傳來狼嚎。

    回家后的宣墨正感覺一切進入正軌時發現,陸哥竟然冷戰了。

    他每天來吃飯,但就是一句話不說,一個眼神不給,一點表情沒有。

    愛爾歌總結說,這家伙是傲嬌了。

    宣墨不明白傲嬌,但她明白一件事,那就是,陸哥傲嬌不了多久,不是因為她有什么辦法,而是因為長久以來,這種狀態陸哥都堅持不久。

    果然,一禮拜后,宣墨受邀冬泳,邀請人是戰隊的一群人,陸哥一聽說,立刻反對:“不行!他們是去水庫冬泳,太危險了!你又沒冬泳過,出事怎么辦?”

    宣墨看看以前宣墨的泳衣,粉色碎花小裙子……心情不好:“我需要買泳衣?!?/p>

    “墨墨!聽哥的,你管自己出去玩也就算了,至少有人陪著……”說到這,陸哥聲音無限酸澀,“但是冬泳真的不好,沒游過的特別容易出事,生個病什么的怎么辦,溺個水什么的怎么辦???”

    “你的泳褲不是破了么?!本窳吹降?,某部位一個小破洞,“走,去買?!?/p>

    “墨墨!你別自說自話,你……”陸宇辰突然睜大眼,他被宣墨拉出門,拉著手……臉忽然通紅,“買,買,買就買……別買太暴露的,女孩子家家的,不好……”

    “恩恩,別吵?!?/p>

    (完結)

    人妻无码AV中文系列久久
  • <ruby id="zt7ri"><bdo id="zt7ri"></bdo></ruby>
    <ruby id="zt7ri"><bdo id="zt7ri"></bdo></ru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