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妻无码AV中文系列久久

  • <ruby id="zt7ri"><bdo id="zt7ri"></bdo></ruby>
    <ruby id="zt7ri"><bdo id="zt7ri"></bdo></ruby>

    同學兩億歲

    作者:瘋丟子

    第107章 相親(番外or第二結局)- 找個日子一塊辦了吧

    宣墨畢業,尚還年輕,身體歲數才二十。

    可是宣媽急了==。

    因為這么優秀這么漂亮的女兒,整個大學沒緋聞沒男友更沒緋聞男友,還是在一個雄性如此繁盛的大學。

    她有點懷疑女兒自閉……最好不要是同性戀。

    甚至,還到處暗中物色著好男人……

    然后,她物色到了一個……

    “神馬???相親?!”暴跳的聲音。

    宣墨開著擴音,聽那邊聲音如雷,想象著陸哥歇斯底里的樣子:“媽這么說的,我去看看?!?/p>

    “你那么淡定到底是你相親還是你媽相親??!”咆哮。

    “聽她的說法,是我?!?/p>

    “擦!你才二十你相個鬼親???!你媽難道手癢想抱外孫???!太極品了!宣阿姨太極品了!”陸哥似乎在狂亂的轉圈,“墨墨你表個態??!你那么年輕你干嘛削尖腦袋往剩女大軍里湊??!”

    “媽說,”宣墨回憶狀,“你又懶,又不出門,性格又悶,又沒有小女生那么活潑愛幻想,連愛情小說都不看……干脆直接找個能養得起你的一心過日子的好男人,媽也就放心了……”語氣非常逼真,讓陸哥瞬間想到了宣媽當時的表情該是多么的憂傷。

    他想起很久前宣媽和自己的一次聊天。

    “養了個漂亮女兒,又優秀性子又安靜,本來還以為能夠享受一下挑女婿當下挑剔丈母娘的感覺,誰知四年了一點苗頭都沒有,哎……操心!”

    陸哥那時候正幫著搟面皮,下午要幫著包餃子,聞言有些糾結,自己這都半個兒子了,哪兒一點苗頭都沒了?莫非自己表現還不夠明顯?宣媽前陣子不是還會拿很曖昧的眼神看自己么……還看得自己小心肝撲通撲通的。

    他哪知道在宣媽看來,自己和宣墨那是幾年沒有進展,早就被定位為永恒的兄妹,而那個在宣媽看來很有希望的愛爾歌,卻老是跑的沒影,也沒見宣墨有特別反應,久而久之,宣媽也就絕了望。

    凌云那小子更別說了,窩首都就不出來了,半點動靜沒有。

    于是有了今天,他例行電話問候時,聽到宣墨竟然要去相親的巨大噩耗。

    此時,他正穿著制服,在千里之外的城市剛辦了案回旅館……

    電話另一頭聽到宣媽敲門催促的聲音,宣墨說了聲我走了,就掛了電話。他握著手機左右看看,真希望看到一架飛機,或者磁懸浮也行。

    另一頭,宣墨被宣媽打扮了一番,款款的走進h市第一高旋轉餐廳,預訂的座位上已經坐了兩個男人,一個中年,一個青年。

    宣媽沒有說過她們要見的是誰,可是宣墨走上去時,就朝那個中年男子點點頭道:“金醫生?!?/p>

    三人都愣住了,半晌宣媽才反應過來:“墨墨,你,你怎么知道他是金醫生???”

    宣墨有些疑惑:“他不是那個你那次被劫持受傷后的主治醫生嗎?我理所應當記得吧?!?/p>

    “天,這么久了……”宣媽還是覺得不可思議,自己受傷那段時間宣墨正在忙各種考試,平時和金醫生也很少碰到,沒想到過了四年多她還記得。

    “呵呵,惜娟,你女兒孝順你,所以記得我,你應該高興啊?!苯疳t生微微起身,拉拉旁邊的男子,“我先來介紹吧,這是我兒子,金正航,具體情況什么的,你們都知道了,我也就不多說了?!?/p>

    宣墨歪歪頭,宣媽有些尷尬,她當初急于勸說宣墨,忘了跟她說男方怎么樣,因為她覺得男方相當優秀,幾乎不需要她特地推銷,結果就成了宣墨一頭霧水的來了。

    她拉拉宣墨道:“吶,這是我家寶貝,宣墨?!?/p>

    金正航是個很溫文的人,他的整體形象會讓宣墨想起程銘瑄那樣的人,由此可以得出這個人類在周圍的人的認知中,應該是很優秀的。

    這么多年,她對藍星人也有了一點了解,至少,一個事業有成的長的似乎也很帥的男人,不需要相親吧,也不需要看上她一個“年僅二十沒有踏上社會不知世事很天才很漂亮但有可能相當嬌貴”的女生吧,那一長串話,是她有一次無意中在精神網上截取的鄰里對她的評價。

    那么,問題出在哪?

    她看看宣媽,又看看金醫生,兩人的表情都很客套,但是剛才金醫生脫口而出的,似乎是宣媽的小名……

    好吧,她是不懂人情世故,又不是傻,該懂事了。

    兩邊大人沒聊幾句,就按慣例找借口走了,留下兩人面面相覷。

    金正航表現很從容,見兩個大人走了,他微笑著起身道:“那么,既然是自助餐,當然是該以吃為主,需要我為你效勞嗎?”

    宣墨也起身道:“一起吧,順便說下你是誰?!?/p>

    金正航一愣:“宣阿姨沒跟你說過?”

    搖頭:“名字也是剛知道?!?/p>

    “哈,感覺你是被騙來的?!?/p>

    “不是?!毙憩F很老實,“我真心相親?!?/p>

    金正航真的愣了。

    相比宣墨覺得金正航這樣的要相親奇怪,金正航才覺得宣墨這樣的要相親才最奇怪。

    二十歲的女生該是最恣意飛揚的時候,她們從少女向女人轉變著,穿衣打扮都在轉換,一切都是起點,都從頭開始,她們的世界觀被社會和愛情改變著,從大學到職場,每一個都是她們新的征途。

    金正航對于這個年齡段的女孩有著非常深刻的認識,也有著一點點的畏懼,這個年齡段的女孩,剛剛開始學會為人處世,不成熟而且自信,不是太過畏縮就是太過張揚,總是讓人又愛又恨。

    本身聽說宣墨這女孩時,他打開始就沒看好過,純粹是為了老爸才來的。媽媽去世那么多年,沒見老爸這么春光燦爛過。

    可是現在他覺得,宣墨這女孩,似乎不大一樣。

    “咳,既然是真心相親,那我也要認真起來?!彼⑿?,“我,金正航,向著正途航行的正航。今年二十七,相比你,我可能有點老,但我很自信,我的魅力比那些小毛孩高?!?/p>

    聞言,宣墨很嚴肅的點點頭,贊同道:“沒錯?!?/p>

    被宣墨的嚴肅逗笑了,金正航語氣更輕松,他夾了個壽司放進宣墨的盤子里:“嘗嘗這個,很正宗。繼續介紹,我擁有一家網絡公司,網絡游戲起家,現在也有那么點規模,至少結婚養你是沒問題的了,只要你不是希爾頓的消費水平?!?/p>

    宣墨繼續嚴肅:“從地球人平均水平講,我很好養?!?/p>

    “呵,那太好了。我現在只有車,沒有房,因為我陪著我老爸住,但是以后就隨你了,雖然房子夠大,但是很多小妻子不喜歡家里有老人,我能理解?!?/p>

    說得已經很像那么回事了。

    宣墨心里評估著,小臉上滿是沉思。

    金正航真的驚訝了:“宣墨,你真的在考慮嗎?”

    宣墨回答:“如果你是在開玩笑,那么我可以停止思考?!?/p>

    “……沒,我覺得你開玩笑的可能比較大?!?/p>

    “那我可以嚴肅的告訴你,我一般不開玩笑,特別是這種事情?!毙裘?,“相親不應該是嚴肅的嗎,對方很可能就是你以后共度一生的伴侶,你們的基因將契合出一個完美的下一代,你們的人生將合二為一,你們毫無關系的血緣將有千絲萬縷的關系,可能你毫無信仰,但是結合后,你的后半生將會有一個必須忠誠的對象,榮辱與共,休戚相關,這么重要的事情,怎么能開玩笑?”說罷,她有些不悅的走開,自顧自去倒飲料。

    金正航沉默了,他看著宣墨走過去的背影,忽然有種很奇異的感覺,似乎此刻,真正成熟的是她,而自己,才是幼稚的那個。

    把相親當成游戲一般,這不正是現在大齡男女習慣的模式么,認真嚴肅的,那是過去式。

    宣墨走離了金正航,這時,愛爾歌來電。

    他問:“大帥啊,你在哪?”那語氣,實打實的不懷好意。

    “你會不知道?”

    “咳,氣氛上,是應該知道的感覺,但是感情上,似乎不應該知道的樣子?!?/p>

    “有什么事?!?/p>

    “那個,你怎么突然去相親了?你們天蝎星系那一套傳宗接代法管不住你了?”

    “我的身體徹底完善過了?!毙J真道,“做一個藍星人,就要做完整的,我現在是一個徹底的人類女性,自然要過人類女性的生活?!?/p>

    “……也就是說,你會相親結婚相夫教子?!”

    “雖然不知道那具體有什么內容,但是我會嚴謹對待?!毙a充道,“有人類說過,在戰略上蔑視敵人,在戰術上重視敵人,一切都是新的,我會盡量迎接所有挑戰?!?/p>

    “噗,讓你們個放養社會出來的人相夫教子,哎呀我好期待……沒說的,你現在在哪?你不說我就過來佬!”

    “……”

    “……我過來了?!?/p>

    “你過來干嘛?”

    “你哥不放心你,讓我過來看看,正巧,今兒個我不加班,閑的蛋疼啊哈哈!”

    “你要是搗亂,我就真的讓你蛋疼?!闭f罷,宣墨掛了電話,管愛爾歌在那糾結。

    金正航又為宣墨弄了兩個烤翅,微笑:“朋友電話?”

    “恩,一個很討厭的人?!?/p>

    “好吧,那就不聊他……你會要求你的丈夫上交工資嗎?”

    “交工資?”宣墨睜大眼,她沒有見過其他人類夫妻的相處模式,“那你花什么?”

    金正航似乎覺得看宣墨的反應很有意思,苦著臉道:“花老婆發的工資啊?!?/p>

    “這正常嗎?”

    “為了自己手頭花銷足夠,為了各種家庭開支,為了防止老公出軌,……似乎這是正常的?!?/p>

    宣墨想了想,覺得金正航列舉的那些自己似乎都不擔心,于是道:“不用,我自己賺的錢足夠花銷,家庭開支也沒有問題,至于老公出軌……只要不弄出孩子,隨便?!?/p>

    “……”金正航震驚了,他努力忽略最后一條,問道,“你媽媽說你沒工作,你哪來的錢?!?/p>

    “我是華盛的開發部技術總監,航空航天科技開發部?!?/p>

    “……華盛?!華盛的航空航天科技開發部?”金正航差點結巴,“怎么可能,你這么年輕……”

    “年輕不是問題?!毙坪醪荒蜔┯谶@樣的驚訝,“你會發射器的脈沖數據化運算嗎?只有我會,這是沒辦法的事?!?/p>

    于是金正航認識到了,在這妞不一般成熟淡定的外表下,還有顆極度囂張蔑視人類的心。

    “所以,我不缺錢?!?/p>

    正當金正航還待問什么,旁邊一個歡快的聲音響起:“哎呀墨墨,我找得你好苦!”

    紅發愛爾歌笑瞇瞇的站著,正要摟上宣墨的肩,一看到金正航,立馬垮了臉,縮手道:“老,老板……”

    金正航似笑非笑:“你女朋友???”

    愛爾歌咬咬牙,搖頭道:“不……是……”

    “不要因為我是你老板,就出賣女友哦……”金正航意味深長,“這個,可以是?!?/p>

    “真真,真不是?!?/p>

    “哦,那,我接收了?”

    “您您您,請便……”

    “呵?!苯鹫饺滩蛔⌒?,“宣墨,艾歌這家伙很搞笑吧?!?/p>

    宣墨感到相當糾結,她問愛爾歌:“你說的現代大惡魔就是他?”

    愛爾歌頂著boss似笑非笑的視線冷汗刷的下來了,點頭也不是搖頭也不是,只能喃喃:“我也沒說啥……”

    宣墨鄙視狀:“遠古大惡魔和現代大惡魔,你形容壞蛋能不能有點新意?”

    “都是壓迫我的生物,自然歸為一類啊……”愛爾歌特委屈。

    “艾歌,昨天你申請了好長一個假期啊……”金正航幽幽的說。

    “恩恩,我準備去亞馬遜玩一趟!”

    “前年黃石公園,去年迪士尼,今年亞馬遜,你真是手頭有點閑錢就心癢,可勁兒的想花是吧?!苯鹫教裘?,“新策劃呢?劇本呢?給我們那么大一個世界背景,細節呢?歷史呢?你就這么想跑了?”

    見宣墨看著他,愛爾歌撅著嘴道:“我在他們公司做網游策劃,去年推薦你玩的星際網游就是我弄的,你不是說好玩嘛……今年要做個后續?!?/p>

    宣墨睜大眼:“那里面那個最終大boss……那個陰云星系的幽靈將軍……”

    “……”愛爾歌往一邊縮去。

    宣墨長吐一口氣:“我記得打到滿級的時候,你帶著我每天一遍又一遍的殺boss……”

    “……”

    “愛爾歌?!毙统恋?,“我非常想揍你!”

    “我知道……”愛爾歌一臉糾結,“我早料到,會有這一天……”

    宣墨冷哼一聲,轉身拿食物,不再搭理愛爾歌。

    愛爾歌眼見金正航一臉壞笑的要跟上,連忙截住他往后拉:“老板老板,我有重要事情?!?/p>

    “說?!?/p>

    “我這次來打岔,也是受人所托,別人我摸不準,你我知道,你是講道理的,所以……”

    “這丫頭有個青梅竹馬2?”金正航一語中的。

    “咳……差不多?!币娊鹫經]當回事的樣子,他連忙道,“我不知道你有沒看出來,那妞情商特低,我那哥們好幾年前就給她們家做牛做馬,就等著丫頭哪天開竅,可誰知,這妞壓根沒打算開竅,她直接相親來了?!?/p>

    “你意思我是程咬金?”

    “……老板,你不要那么聰明成不?!?/p>

    “你這樣對我不公平啊?!苯鹫綌[出一臉不悅,“我要是早遇到她,我也可以給她家做牛做馬啊,剛才我發現,她可真是個完美的妻子啊?!?/p>

    愛爾歌沉思了一下:“是不是她有跟你說,老公在外有小三沒關系,別搞出孩子就成?”

    金正航臉都綠了:“不是因為這個……”

    “那她還有哪點好???鐵血,冷酷,沒人情,沒情調,不溫柔也不友好……”

    “既然你眼中的她這么丑惡,就讓她嫁給我這個現代大惡魔受苦受難好了?!?/p>

    “……”愛爾歌臉也綠了。

    “行了,不跟你啰嗦,你都這樣了,我就不奪人所愛……你那兄弟干什么的?”

    “額,我們這兒市公安局重案組的?!?/p>

    “……你覺得一個女孩子跟著他會比跟著我好?!”金正航睜大眼,“當然,警察是我小時候夢想的職業,但是……宣墨如果跟了我,生活肯定會好很多吧,愛爾歌你,你可真是……”

    愛爾歌撇撇嘴:“你不懂了吧,我也不懂懂……但我就覺得她跟了我兄弟比較好?!?/p>

    “好吧,那我不摻和,不過……”

    “什么?”

    “長假我就不批了,你就配合技術部在年前把版本更新全部完成再說吧?!?/p>

    “老,老板,不帶這樣的……這這這,得連著加班好幾個月啊?!?/p>

    “愛爾歌?!苯鹫酵蝗灰荒槺瘋?,“為了你,我連這么好的女孩子都放手了,你就不能補償補償我脆弱的心嗎……”

    愛爾歌聞言沒啥大反應,他嚴肅的權衡了一下,小心地問:“老板,商量個事?!?/p>

    “什么?”

    “我嚼著吧,其實我本質和宣墨差不多的,如果你喜歡這樣的,那我變個性,你娶了我得了,怎么著也別讓我加班成不……”

    “……”金正航敗退。

    秒殺了自家老板的愛爾歌屁顛屁顛的跟在宣墨身后挑揀東西吃,他進來的時候付了錢,已經是工薪階層,怎么也得吃個夠本。

    愛爾歌吃著吃著,突然想到一個嚴肅的話題:“宣墨,你說你的身體改造成標準地球人了,那我……”

    宣墨咬著雞腿點頭:“也標準了?!?/p>

    愛爾歌大驚失色:“神馬?!那我豈不是該有男人該有的生理反應了???”

    “你沒有嗎?”

    “沒有!”愛爾歌垮了臉,“四年了都沒有,我不會是那啥,太監吧……”

    宣墨嚴肅的考慮:“如果你真的沒有內置功能,那么那個外置器官應該也沒有用處,戰斗方便起見,我幫你處理了吧,做太監,也要做純種的?!?/p>

    愛爾歌真正知道了蛋疼什么意思,他夾緊腿猛的吃了幾口東西含糊道:“我走了?!?/p>

    “去哪?”

    “找阿拉蕾,借兩本片子練練反應!”

    “……”

    第二天,宣媽一大早把女兒拖起來,問她晚上的感覺。

    宣墨搖頭:“沒感覺?!北緛砭蜎]啥感覺,愛爾歌來后,那男人似乎不斷降低自己存在感,就更沒感覺了。

    “啊,怎么會這樣……”宣媽覺得很不可思議,有種莫名的失落。

    “你呢?”

    “哦,不錯……恩恩?”宣媽睜大眼,“你你你問我什么?”

    “你感覺怎么樣???金醫生?!?/p>

    “宣墨?!毙麐屇樛t,“是你們相親也,你問我干嘛?!?/p>

    宣墨聳肩:“沒想法那就算了,我也沒別的意思?!闭f罷起身準備去洗漱。

    “等等?!毙麐尲绷?,跟在宣墨身后小心問道,“你覺得金醫生怎么樣???”

    “我不知道?!?/p>

    “說說嘛!”宣媽竟然撒嬌。

    宣墨沒辦法,刷完牙思索了半晌后道:“你們結婚吧?!?/p>

    “啊???”宣媽愣住。

    “我不知道他人怎么樣,你覺得好就行,結婚吧,不好的話我幫你處理?!?/p>

    宣媽覺得自己完全無法跟上宣墨的思維:“我們還沒確定,你就說……”

    “你現在打個電話問,他愿不愿意結婚,不愿意你們倆就熬著,愿意就速戰速決?!?/p>

    宣媽脫口而出:“他肯定愿意結婚的啦?!比缓笈镜拈]上嘴,不好意思的迎視女兒意味深長的眼光。

    宣墨開始洗臉,忽然外面砰的一聲,是門被撞開的聲音。

    宣媽探頭去看,訝然的叫:“耶?宇辰,你怎么回來了,你不是在外地辦案嗎?”

    陸宇辰喘著氣:“我,我昨天弄好了?!?/p>

    “那也不會現在就來啦,那么遠的地方?!?/p>

    “我?!标懹畛綕M臉通紅,“我就來問問,墨墨……相親怎么樣……”

    宣媽一愣,忽然笑了:“哦~~~~~~”轉身捅捅宣墨:“墨墨,看來你本來就不用相親啊?!?/p>

    宣墨面無表情搓著毛巾道:“別脫鞋,把垃圾倒了?!?/p>

    陸宇辰正彎腰脫鞋,聞言非常順溜的哦了一聲,拎著垃圾屁顛屁顛就下去了。

    沒過一會宣墨又撥通了他的電話道:“早飯?!?/p>

    “沒問題!”耳邊陸哥呼哧呼哧跑的聲音。

    宣媽目瞪口呆的站了一會,上班遲到了都沒注意:“以前我不在,你們就這么相處的???”

    “恩?!毙┥贤馓?,“奇怪嗎?”

    “那還相什么親??!”宣媽拍大腿,“找個日子一塊辦了吧!”

    人妻无码AV中文系列久久
  • <ruby id="zt7ri"><bdo id="zt7ri"></bdo></ruby>
    <ruby id="zt7ri"><bdo id="zt7ri"></bdo></ru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