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妻无码AV中文系列久久

  • <ruby id="zt7ri"><bdo id="zt7ri"></bdo></ruby>
    <ruby id="zt7ri"><bdo id="zt7ri"></bdo></ruby>

    咬定卿卿不放松

    作者:顧了之

    121.番外?今生?大團圓(終)

      元賜嫻本想將幾瓶藥撂下就走的, 想起方才的窘迫事,便想彌補一下,道:“我給您換個藥,重新裹下傷吧?!?br/>
      陸時卿將手掩回袖中:“不敢勞煩縣主,您將藥留下,陸某已是感激不盡?!?br/>
      又是套話。

      元賜嫻不太高興了,不理他,直接吩咐一旁幾名丫鬟:“你們幾個, 給我打兩盆清水來?!?br/>
      陸府的下人就比陸時卿聽話多了, 被她飛倆眼刀子, 便礙于她的身份不敢不從,乖乖去打了水來。

      陸時卿皺皺眉:“陸某換了藥裹了傷,縣主便愿意回府了?”

      元賜嫻點點頭, 神情嚴肅。

      他只好嘆口氣,低頭拆紗布。

      元賜嫻提著藥箱站起來,還記得要演出一瘸一拐的模樣,等到他跟前, 瞅見他猙獰的手背, 卻是嚇了一跳,敬稱都不見了:“這是處理妥當的模樣?你可是不想要這手了??!”

      他手背上長長一道鮮紅的薄痂, 傷得深的幾處都有了化膿的跡象,著實觸目驚心。

      一旁陸霜妤也嚇得不輕, 瞠目問:“阿兄怎么傷得這么重?”

      想他恐怕不好意思答, 元賜嫻便替他解釋:“被我阿兄打的?!苯又仡^吩咐, “拿鹽末子,熱水和棉帕來?!?br/>
      她說完就抓過了他的手。

      都說十指連心,陸時卿給她一抓,心都好似被什么古怪的力道震麻了。他下意識要抽出指尖,卻聽元賜嫻一聲嬌喝:“你躲什么,我又不吃了你!”

      他渾身一僵,頓住不動了。

      陸霜妤和滿屋子的丫鬟齊齊倒吸一口冷氣。

      這景象太詭異了。居然有人碰得了她們的郎君了――居然有人碰得了她們的郎君,還沒被掀翻了。

      陸時卿自己也覺得有些不對頭。自郊野一場“肉搏”后,他對旁人貼膚觸碰的容忍程度似乎變高了,方才不過輕微克制,竟就壓抑下了那股嫌惡。

      元賜嫻等來仆役,當著他的面,拿清水凈了手,然后泡好鹽水,挑著棉帕道:“會有點疼,您忍忍吧,忍不住可以叫的?!?br/>
      “……”她想讓他一個大男人怎么叫。

      元賜嫻令人搬了椅凳來,在他膝前坐下,一手捏著他的指尖,一手就著沾了鹽水的棉帕替他擦拭清理。

      這鹽水碰了傷口,明明該是疼的,陸時卿卻覺癢得慌,忍不住微微一顫。

      元賜嫻只當他是疼的,沒大在意,邊忙邊問:“您既是處理過了,沒道理壞成這樣,這傷口先前可是裹了藥粉?”

      他稍稍一默,不動聲色“嗯”了一聲。

      他當然不是裹了藥粉,是昨日去元府前蓋了層妝粉。效果挺不錯,加以寬袖遮掩,絲毫不露破綻,卻的確加重了傷勢。他原本打算一早換藥,結果因幾份公文耽擱了。

      元賜嫻嘆口氣:“您這傷口該用藥膏,不能用藥粉的。您說您這手要是廢了,我……”

      她說到這里忽然停住。

      陸時卿抬眼,似乎在等她繼續往下說。

      元賜嫻本想說,他這手要是廢了,她阿兄攤上的罪可就大了,話到嘴邊,見他仿佛有那么一丁點期待的眼神,馬上嘴一癟道:“我可得心疼了!”

      陸時卿心里嗤笑她演技浮夸,嘴上卻也沒戳穿,冷冷瞥了瞥她。

      陸霜妤在一旁干瞪著眼,瞧他們一來一往,委屈得嘴都癟了。沒有她的早食就算了,如今還成了如此多余的存在。

      她曾以為,世間最殘忍的事,莫過于自己中意的郎君其實是個小娘子,且是個比她還好看的小娘子。眼下卻知,這還不是最殘忍的。更令人傷心的是,這個小娘子,竟然想做他的嫂子。

      元賜嫻繼續低頭干活。

      濃黃的臟水一點點被擠出,陸時卿瞧了,胃腹一陣翻騰,抬眼卻見對面人很是耐心,如扇的長睫撲簌簌眨著,神情一反常態地柔順,難得像是真心實意對他的。

      見她包扎的手法嫻熟老練,紗布的折角也藏得滴水不漏,一晌功夫便如做好了一件飾物,陸時卿微微有些奇怪。

      他起先抑制住了好奇心,等她忙完,拿一旁盆中清水凈手時,忍不住出言試探:“縣主裹傷的手法倒是精湛?!?br/>
      被人夸總是高興的,元賜嫻沒想到他在套話,得意洋洋道:“從前軍中醫士忙不過來時,我常去幫忙?!?br/>
      陸時卿稍稍一愣,蹙眉問:“軍中?”

      她臉色微變,跟他大眼瞪小眼對視了一會兒,最終在他鋒銳的眼色里坦誠道:“我跟阿爹行過軍……”說完湊到他跟前來,彎下腰小聲道,“阿爹叫我莫講出去,以免被有心人傳揚得不好聽……您可要替我保密啊?!?br/>
      陸時卿坐在椅上仰頭看她,稍一頷首。滇南王是大周唯一的異姓郡王,自然樹大招風,惹人嫉妒。女子從軍,放在旁人身上或是巾幗美名,換了元家,卻可能被講得不干不凈。

      見他應下,元賜嫻又笑看陸霜妤:“陸小娘子,你也是?!?br/>
      她笑起來眼如彎月,叫人根本無法說個拒絕的詞,陸霜妤想也沒想便如搗蒜般點了點頭。

      元賜嫻轉頭收拾藥罐子,一面交代陸時卿夜里該換哪瓶藥,完了想起樁事,回頭問:“陸侍郎,我有些話跟您說,您可能叫陸小娘子和這些下人先且退避?”

      陸霜妤一把揪住了陸時卿的袖口,警惕問她:“你想對我阿兄做什么?”

      元賜嫻一臉無辜,她能做什么啊,瞧她這模樣又覺好笑,故作曖昧道:“是長輩們的事,你莫管?!?br/>
      陸時卿不自在地咳了一聲。

      見他神情尷尬,不知想去了哪,她笑吟吟地補充:“真是長輩們的事。陸侍郎,事關回鶻商隊,我有些疑慮想與您說明?!?br/>
      陸時卿飄忽的心思一下就被抽了個干凈,挺直了腰背,斂色吩咐道:“都下去?!?br/>
      等屋內眾人走空,元賜嫻才坐在他對頭問:“陸侍郎曉得回鶻人的貨物里頭,裝的是什么箭鏃嗎?”

      陸時卿當然知道,嘴上卻答:“陸某替圣人查案,只負責上達實情,其余一概不管?!?br/>
      口風真緊。她只好道:“我說說我的看法,您聽聽是否有理。這些三翼的箭鏃不是普通玩物,而是軍器。從吳興紀家到長安錦繡莊,再到這隊回鶻商人……絕非一般的小打小鬧?!?br/>
      陸時卿隨口附和了聲“嗯”。

      “但見此事牽涉越大,越是關系到要緊人物,我便越覺其中或有陷害的成分?!?br/>
      陸時卿稍稍一滯,這下抬起眼來:“此話怎講?”

      “疑點太多了。譬如西市坊門前,商隊與門吏尤其張揚的對峙。又譬如錦繡莊內,店伙計與掌柜輕易露出的破綻。再譬如郊野平房,看似嚴密,實則漏洞百出的守備。我起始想,他們興許只是做些不干凈的小買賣,但當瞧見那些箭鏃,再回想當日種種,便覺奇怪了。能干出這等‘大事’的人,怎會頻頻犯如此低下的錯誤?倒說不定是誰想借此陷害誰,才故意布置了這些,叫人發現的?!?br/>
      她說到最后,悄悄觀察陸時卿的臉色,卻見他神情如常道:“陸某知道了,明日便將縣主的意思稟給圣人,請他決斷?!?br/>
      又是這個拒人千里,分毫不露的態度。元賜嫻打聽不出什么,只好放棄。

      屋內一時靜默下來,如此無話片刻,兩人突然齊齊偏頭朝人妻无码AV中文系列久久
  • <ruby id="zt7ri"><bdo id="zt7ri"></bdo></ruby>
    <ruby id="zt7ri"><bdo id="zt7ri"></bdo></ru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