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妻无码AV中文系列久久

  • <ruby id="zt7ri"><bdo id="zt7ri"></bdo></ruby>
    <ruby id="zt7ri"><bdo id="zt7ri"></bdo></ruby>

    醉玲瓏中卷

    作者:十四夜

    第三章 芙蓉帳暖度春宵

    “四爺不是在前廳嗎?”史仲侯剛從那點兵奇法中回神,隨口問道。

    “已是什么時辰了?!币固炝杷剖钦Z帶微責,聽來肅沉的聲音卻竟掩不住那絲笑意。

    眾人方覺已至亥時了,冥玥笑道:“四爺定是回了新房發現不見了王妃,看我們只顧鬧,竟忘了時辰,今日可是洞房花燭夜呢!”

    南宮競一拍大腿:“哎呀!被這陣法算數迷住了,這真是罪過,還請四爺恕罪!”

    “當真是越說越啰嗦,誰讓你們此時去研究什么算數,”杜君述失笑:“如此喜酒也不能鬧了,春宵一刻值千金,還不散了請王爺王妃回房?”

    卿塵低頭,紅唇輕抿,夜天凌笑罵:“一群沒規矩的!”

    莫不平帶了冥衣樓九宮護劍使道:“如此便不耽擱鳳主和四爺了,屬下等先行告退?!标戇w、杜君述等再道了喜,亦紛紛笑著辭出,一時間便走了干凈。

    夜天凌見他們神情曖昧,無奈搖頭,回身卻見卿塵立在桌旁,笑盈盈的看著自己。喜服換做了煙霞流云般的輕絹紋裳,那紅正,是一道醉人的濃烈色澤,卻又偏偏濃淺回轉透著些煙雨朦朧的隱約,捉襟繡著對翩躚蝴蝶,和發間那微顫的步搖相映生輝,只襯的人款款淡淡,明明滟滟,抬手一動便籠在了輕云之后般,動人心弦。上前執了她的手道:“哪有這樣的王妃,新婚之夜便找不見人了?!?/p>

    卿塵側頭看他:“他們事先沒知會你嗎?”

    “說了?!币固炝杼籼裘忌遥骸扒邦^鬧得厲害,一時竟沒記起來?!?/p>

    “那不怪人家了?!鼻鋲m柔柔說道。

    夜天凌微微一笑,不與她說辯,只道:“別動?!?/p>

    “嗯?”卿塵剛一愣神,卻被他一把打橫抱起在臂彎,眼角看到外面伺候的侍女都笑著低了頭下去,急忙輕聲道:“還有人呢!”

    夜天凌只往后一瞥,齊得早知趣揮手將眾人遣開,自己也一溜煙的迅速消失在長廊那端,剎時便靜靜的只剩了他們倆人?!艾F下好了?”夜天凌低聲笑問。

    卿塵雙頰飛紅,輕聲道:“你抱著我去哪兒?我自己會走!”

    “回新房!”夜天凌被她嬌羞的模樣惹得大笑,幾分薄醉暢然心懷,微醺在這柔靜的春夜里。

    卿塵被他笑的嗔惱,卻偏又無計可施,只能任他抱著自己沿回廊往漱玉院走去。一路上夜天凌低頭看她,也不說話,仿佛看也看不夠,卿塵便安靜的環著他的脖頸,依偎在他溫暖堅實的懷中,那刻溫存,濃濃的,深深的,眷眷的,將這天地也沉醉。

    金風玉露一相逢,便勝卻人間無數。

    浩瀚耀目的星空中,一道天光漫漫的銀河清晰劃過,飛星碎玉,絢麗如織。星光落處,一葉葉梧桐輕碧淺紫,風微動,點點墜了滿地,落下一聲淡淡溫柔。

    夜天凌自身后挽著卿塵站在窗前,側臉微動,碰到了一點清透的玉墜。

    “玉琢鎖兮,充耳誘瑩,玉制鐺兮,充耳誘矣……”他低聲說道,那溫熱的氣息縈繞在卿塵耳邊,輕輕的,激起陣陣神妙感覺。

    削薄的唇自那玉石上掠過,沿著她修長的脖頸一路流連而下,帶來醇酒入喉的酥軟和熾熱。卿塵輕輕仰頭靠在他懷中,渾身柔若無骨,在他溫柔的攻陷下緩緩沉淪,眼波到處,是醉人心神的煙雨迷濛。

    夜天凌嘴角勾起一抹迷人笑意,仿佛耀目的陽光穿透冰凌,絕峰霧散,微微用力便將她帶入帳中。

    芙蓉帳暖,龍鳳花燭流光溢彩,輕紗一般籠在人的身上,朦朧而嫵媚。卿塵靜靜看著他,星眸微醉:“四哥……”

    夜天凌峻朗的身影倒映在那灣清光燦渺的深潭之中,手攬她不盈一握的纖腰,低沉而霸道的在她耳邊說道:“叫我的名字?!?/p>

    那半命令半誘惑的聲音像一道倏忽而至的鋒銳,輕輕掠入了她心底,百煉鋼做繞指柔,攻城掠地,悄然便將人擄了去?!傲琛鼻鋲m低聲呢喃,環上了他的脖頸。紅酥玉指帶來微涼的碰觸,卻點燃了滿腔愛戀,夜天凌一抬手,將最后那道半攏的絲絹掠開。

    青絲婉轉散覆,流瀉在香肩枕畔,隱約掩映了一抹清麗桃色。

    夜天凌靜靜望著卿塵,幽深的眼中滿是驚艷,修長手指帶著無盡的疼惜和憐愛劃過瑩光勝雪,撫上那只冰清玉潔的銀蝶。

    丹紗帳影春宵醉,那銀蝶燦爛,破繭而出,化做了華貴明麗的紫翼鳳蝶,輕舞招展,翩躚流連在花間帳底,云池瓊宇。

    此生與君共,萬世千生,比翼雙飛,不思歸。

    金殿,明燭,孫仕安立在朱紅的九云盤梁柱旁,眉眼低垂。

    堂高殿深,是望不盡的迷暗,燭芯“噼啪”一聲輕響,琉璃燈罩上映出一抹奇妙異彩,那龍紋栩栩似欲升云騰空,卻轉瞬便沒了去,叫人幾疑看花了眼。

    安息香繚繞的沉靜中,禮部官員匡為一絲一板有條不紊的呈報著凌王同清平郡主的婚典。

    天帝一身青緞閑衫,斜靠在云錦軟榻上,手中暖著盞溫熱的君山銀針,蒼邁的手指有一下沒一下的扣在茶盞上,為臣子的不免越發謹慎了幾分。

    待說到三地百姓紅綢鋪街送婚祈福,天帝指下微微一頓,半瞇的眼睛略抬了抬,一道威沉的目光掠來,叫匡為語下微滯。

    悄眼看去,卻只見君王閉目養神的龍顏,便深回了口氣,繼續說下去。

    孫仕安略帶灰白的眉毛不自覺的動了下,雖是晚春了,夜里卻還帶著絲寒,將睡意驅的全無。他怔忡,父子君臣,這一局棋愈走愈深,何時得解?

    “你方才說老七自懷灤回來了?”匡為停了說話,似是過了許久,天帝隨口問了句。

    匡為略一斟酌,據實回道:“臣今晚確實在凌王府見到了湛王爺?!?/p>

    “嗯?!碧斓蹞]揮手:“跪安吧?!?/p>

    “臣告退?!笨餅橐姞?,躬身退了出去。

    天帝閉目深思,直至內侍托了道金絲盤進來,孫仕安恭聲道:“皇上?!?/p>

    見皇上睜眼看來,內侍跪著將諸后妃的名牌呈至近前。天帝目光一動,停在蓮妃的牌子上,手指由那處緩緩掠過,似是滯了下,卻轉而在殷皇后那鳳翔展翼的牌子上點了點。孫仕安上前將那牌子翻過來,內侍便俯身退下,去坤衍宮傳旨接駕。

    孫仕安侍候天帝看了會兒書,輕聲提醒道:“皇上,時候不早了?!?/p>

    將手中書稿合上,“列國奇志”四個字高華飄逸,映入了眼簾,天帝一時有些出神,稍后方對孫仕安道:“還不困,隨朕走走去?!?/p>

    淡月一痕,掩入了如織星空,御庭春徑迤邐著繁花余香,天帝頗有些不耐的看了看亦步亦趨在身旁的內廷侍從,說道:“叫他們不用跟著?!?/p>

    孫仕安回身擺擺手,侍從們退了開去,卻不敢散,只遠遠伺候著。再看著方向,竟是往蓮池宮去了,孫仕安心知不能勸,唯有快步跟了上前。

    甫至宮門,便聽得一陣低低的吟誦聲入耳,在這原本靜謐的夜色下婉約恍惚,卻又帶著十分的虔誠和莊穆。

    如此熟悉的《古源經》,天帝在一棵清香初展亭亭點翠的木樨樹下站定,遙望蓮池宮正殿。

    依稀曾記得那日,他的西征大軍帶回了柔然最美的女子,送至皇庭“漪園”等待皇兄的召見。

    那一夜,他也是在院中樹下站了許久,一恍經年,每每心頭仍會浮起那淡寂的經文,似是哀傷,似是輕愁,伴著三更細雨,落花紛紛飄碎了一地。

    一路征塵南北,這《古源經》的吟誦曾日日相伴軍中,如絕如縷,如泣如訴,一絲一波早已亂入了神魂。

    三十余年前那抹冰山雪蓮樣圣潔的身影,同如今大殿中清燈下白衣素發依稀仿佛。盡了千般歲月,依舊能勾起昔日年少氣盛鐵血柔情。

    浮光掠影,仿若褪至了極輕,極淡,卻又絲絲韌韌,糾結如許。

    靜謐的夜中木樨樹悄然招展,綻吐了枝葉芬芳帶著些蠱惑似的迷離。多少年隱忍步步營營,如今坐擁天下,卻換不見伊人一笑,天帝眼中不自覺掠過一絲深沉精光。

    眼見站得久了,孫仕安謹慎的上前說道:“皇上,皇后娘娘那兒怕是還等著呢?!?/p>

    天帝眉頭一皺,望向四周層疊起伏的殿閣,突然吩咐道:“告訴皇后,朕今晚不過去了?!闭f罷袍袖一甩,大步走往蓮池宮中。

    人妻无码AV中文系列久久
  • <ruby id="zt7ri"><bdo id="zt7ri"></bdo></ruby>
    <ruby id="zt7ri"><bdo id="zt7ri"></bdo></ru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