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妻无码AV中文系列久久

  • <ruby id="zt7ri"><bdo id="zt7ri"></bdo></ruby>
    <ruby id="zt7ri"><bdo id="zt7ri"></bdo></ruby>

    醉玲瓏中卷

    作者:十四夜

    第二章 斗轉星移奇數算

    待到房中只剩了自己和碧瑤,卿塵松了口氣,由碧瑤幫著將那鳳冠取下,去了珠釵寶髻,只插一道紫玉呈鳳華盛在發間。

    碧瑤看了看,不依道:“郡主,好不容易梳的挽云髻,王爺還沒見著便松了?!?/p>

    卿塵明眸流盼,理著身前垂下的秀發,回頭笑說:“墜的人脖頸都酸了,便饒了我吧?!?/p>

    碧瑤拿玉梳替她理順頭發,抿嘴道:“這可是規矩,今日不能太素淡了,何況郡主成了王妃,得束發才行,哪能這樣散著?!?/p>

    一邊說,手中輕巧的替卿塵挽著長發,自鏡前挑了支蝶翼穿花步搖,又配了綴紅翡淡光細鈿,堅決說道:“這已是不能再少了!”

    銅鏡中映出個妝容清美婉轉明淡的影子,步搖上盈盈顫顫的蝶須自發間流瀉下來有種別樣嫵媚動人的韻致,卿塵只得依了她笑道:“婚典的規矩你倒是比我都清楚,快說,是不是早想著出閣成親了?”

    碧瑤俏臉一紅,跺腳道:“我為了今日都不知問了多少老姑姑,生怕錯漏了哪樣,郡主還來取笑我!”

    卿塵見她害羞,便放過了她,起身打量這新房,卻見窗邊擺著一株瑞玉水晶,一株落葉三星蝶,嫻雅清致,都是蘭中上品。隨口說道:“這花開得正美,難為他記得,選了放在新房中?!?/p>

    碧瑤“哎呀”一聲道:“郡主可是沒親眼見著那花轎,竟全是拿蘭花裝扮的呢,滿街的繽紛引的蝶舞翩飛,當真美不勝收?!?/p>

    卿塵問道:“說說,方才外面是什么樣子?我在花轎上,又有喜帕擋著,什么都看不到?!?/p>

    碧瑤幫她將沉重的喜服換做一身水紅色貢絹輕羅流云紋裳,不停的將路上看到的場面說給她聽。卿塵聽到天都、平隸、懷灤等地的百姓紅綢鋪地之時,微微愣住。當日治疫救災,并沒想有如此回報,卻不料百姓卻都記在了心里。

    碧瑤說到下花轎,進喜堂,“后面郡主都知道了,便不用我說了吧?!?/p>

    想起喜堂,卿塵無可避免的想起方才夜天湛那杯酒,略靜立著看了會兒窗外,說道:“碧瑤,你去趟前廳,找十二爺帶句話給他,讓他無論如何今晚也將七爺送回懷灤?!北闶侨绱?,天帝若真要追究起來,也足以降罪了。

    碧瑤正將喜服收折好,頗有些不滿的道:“七爺方才……”

    卿塵微微搖頭,碧瑤撇嘴,稍后輕聲嘆道:“其實七爺他對郡主也是一片癡心,當時都說郡主是要嫁給七爺的?!?/p>

    “這話以后莫要再提?!鼻鋲m淡淡道,這一世她欠夜天湛,是欠定了,她不能違拗自己的心,就像他也壓抑不了他的心一樣。

    碧瑤便去了前廳,她剛走,門外輕輕有笑聲,竟是冥玥同冥魘來了新房。

    冥玥給卿塵道喜之后說道:“天機府中設了小喜宴,等著敬鳳主和王爺喜酒呢,王爺既在前廳走不開,大家便要我二人來請鳳主。不知鳳主肯不肯?”

    卿塵笑道:“你們有心,我豈能掃興?”說話間見冥魘一如既往漠然的站著,看向這新房的神情有些復雜的悵惘,目光落在她身上時,立刻便避了開去,像是在躲著那紅妝耀目。

    卿塵靜靜望了望冥魘舉步向天機府走去,同是女人,她豈看不出冥魘對夜天凌那一心情愫?只是什么都能讓,卻唯有他,只能屬于自己一個人,此生不二。

    天機府中除了莫不平等九宮護劍使,陸遷、杜君述都在,還有上次未見著的幾位,南宮競、夏步鋒、唐初、史仲侯,皆是夜天凌手下得力大將。另有善治河工水利的斯惟云,熟典籍博古通今的周鐫,斷案如神明察秋毫的葉辰良等,還有一位中年儒士左原孫。卿塵聽這左原孫的名字有些耳熟,卻一時想不起在何處見過。

    斯惟云正同陸遷在爭論什么,左原孫亦在旁看著,一見新王妃,大家丟下話題都來執禮賀喜。

    卿塵輕輕抬手虛扶?。骸岸嘀x你們!”她知道能在這兒的都是夜天凌心腹之人,并不拘束,笑問道:“看陸遷愁眉苦臉的,在說什么?”

    陸遷搖頭笑說:“斯兄方才談水利,說著給出了幾道算題,正不得解呢?!睂λ刮┰频溃骸敖裉焓窍踩?,改日再和你論斷?!?/p>

    卿塵無意瞥了眼他們劃算的題,見一道是以數理形的“治河圖”,一道是“雙盞十箸算”,一道是大衍求一術,隨口道:“陸遷,他這是誆你呢,這后兩題好解,但第一題計算河中治水土石方數,若要解怕得用上月余,誰能現下便解出來?”

    “王妃也懂算數?”斯惟云是癡迷算數之人,立時便來了興趣。

    卿塵搖搖頭:“略知一二,這治河圖曾在先賢書中見過?!?/p>

    “求教王妃何解這雙盞十箸算?”陸遷文章絕天下,于數術上卻欠精妙,這題已算了半晌不得解,頗不甘心。

    所謂雙盞十箸算便是后世數學中二進制與十進制之轉換,卿塵在大學中早學過的,便執筆列了幾個算式,將題開解。斯惟云早知題解,卻從未見過這樣精練簡單的算法,看了半晌嘆道:“妙解!妙解!然這這治河圖又如何?”

    卿塵默想了會兒:“此需用演段法推算,雖不是不能解,但卻頗費時日,現下是解不了?!?/p>

    此題斯惟云已演算了多日,亦知是道繁復之題,當下作揖道:“改日定向王妃請教?!?/p>

    卿塵笑道:“我也只是初窺門徑,談不上請教了?!币娝刮┰葡惭兴銛?,便說道:“前些時候見了道有趣的題,斯先生若有興趣,不防研究一下?!闭f罷在紙上列出一道天元算題來,此題一出,身旁左原孫忍不住道:“二十八星宿周天解?”

    卿塵暗中奇怪,這題是她在大內文瀾閣收藏的一本《九周算經》中看到的,左原孫怎會知道?腦中突然一閃:“是了!《九周算經》之后有一章附論,將這二十八星宿周天解的題演出一列陣法,可是左先生的手跡?”

    她卻不知,這《九周算經》本是當今圣上胞弟景王府上的藏書,圣武十九年景王因事獲罪流放客州死于途中,府第被查抄后多數藏書流入大內。左原孫當年是景王府首席幕僚,素有軍中智囊之稱,因事景王曾被收監三年,朝廷多方招納而不得,后來其人便不知所蹤了。

    左原孫垂眸看了看那二十八星宿周天解,面色微動:“多年前一時興起之作,不想王妃竟知道?!?/p>

    卿塵命人將菜肴移開,取了幾道象牙銀箸,一箸代表一千精兵,在桌上將陣法列出:“卿塵對那陣法很是佩服,但有些許不明之處,還請先生不吝賜教?!?/p>

    南宮競等人都是帶兵的武將,于陣法多有研究,一同圍上來看。

    左原孫短暫的驚訝過后,依舊氣定神閑,一襲長衫襯著鬢角略見的幾絲白發,周身沉淀著飄灑的自信,似是積累經年的看透世情的閑淡,立在桌旁淡淡道:“王妃請說?!碧謱字сy箸挪動了位置。

    卿塵見他移陣,凝神看去,稍會兒嘆道:“左先生這三支銀箸,將我要問的彌補了?!?/p>

    “哦?”左原孫不禁看了她一眼:“王妃先前可是要問那陣法幾處破解?”

    “正是?!鼻鋲m道:“先前那陣法雖精妙,但卻有幾點死處可破,而如今想要破陣怕需費周折才行?!?/p>

    說話間將幾只嵌金的象牙箸取在手中,看似隨意的擺放下去。

    左原孫不語,手指撥動原先的銀箸,陣法忽變。卿塵眉梢輕動,立刻撤了兩箸。

    左原孫道聲:“好!”手下再動,銀箸圍成的圓陣忽然開裂,形如鶴翼。卿塵卻不以為惑,誘敵之計,若按鶴翼陣去破說不得便全軍覆沒了。

    金箸兵馬緊合,成八卦狀而列,卻暗藏機鋒。左原孫微微點頭,陣歸渾圓,立時將卿塵困在其中。

    卿塵稍思片刻,以不變應萬變穩穩周旋,幾合之下,卻有兩路兵馬忽往左原孫陣中巽門殺去。此處正是左原孫陣中帥位隱在,他嘴角一挑,合陣而成鋒銳之勢,眾人只看得眼花繚亂心馳神搖,似乎這小小木桌化為縱橫沙場,陳兵列馬刀光劍影,端得是驚心動魄。

    如此不知過了多久,卿塵突然以箸點桌,笑道:“呵呵,不行,以此兵力只能自保,要破陣尚難,卿塵認輸了!”

    左原孫抬頭,語中透出些感慨:“王妃將在下逼的甚苦!”

    卿塵搖頭:“是左先生承讓,戰場之中敵人豈會待我這般思量布陣,早已兵敗不救了?!?/p>

    左原孫看著那滿桌筷箸:“這陣法在下鉆研了數年不止,王妃卻以未帶兵之身處處克敵,毫發不傷,在下佩服?!?/p>

    卿塵露出個潛靜的微笑:“先生這陣勢既來自二十八星宿周天解,待我請莫先生開解了幾個星相上的問題,再請教先生高明?!?/p>

    左原孫呵呵一笑,笑中亦帶著幾分爽朗,隱約透出當年戎馬馳騁的豪情。夏步鋒此時方從陣中回神過來,嘆道:“不想一道算術也能化成如此陣勢,今日當真見識神奇!”

    “天數之中自與物合,夏將軍可知這道大衍求一術的算題也藏著點兵的學問?”卿塵笑問道。

    “愿聞其詳!”

    “大衍求一術:今有物不知其數,三三數之剩二,五五數之剩三,七七數之剩二,問物幾何?”卿塵將算題重復,隨即鋪紙潤墨,筆走龍蛇,邊寫邊道:“三歲孩兒七十稀,五留廿一事尤奇,七度上元重相會,寒食清明便可知。依此解算口訣,點兵之時,若兵卒以三三、五五、七七的陣勢排列,默察陣勢便可反推兵員總數,瞬間既知?!?/p>

    杜君述不懂兵法,只看字贊了一聲:“不想王妃寫的一手好行書。若再鋒峻些,竟和四爺的如出一轍?!?/p>

    卿塵笑擱了筆:“這字當初便是隨他學來的?!币贿厡⒛屈c兵之道細細說于夏步鋒等人聽。

    道理聽起來簡單,但用起來卻難之又難,必要有出神入化的心算才行,幾人之中反是不帶兵卻精通算術的斯惟云反復一推便得心應手。

    過得稍會兒,南宮競亦入其門徑,演示幾遍后,興奮說道:“果然奇妙,兵貴神速,這點兵的法子甚是有效,當要好好研究才是!”

    “南宮什么事大呼小叫的?”話音方落,門廳處傳來夜天凌沉穩的聲音。眾人自一處抬起頭來,才知看的專注,竟連夜天凌來了也不知道。

    倒是冥魘原本望著外面出神,第一個看見夜天凌進來,先叫了聲“四爺”。夜天凌點頭,眼底似灑了片清泠天星,微微一抬,那星光便盡數落在了卿塵身畔,嘴角笑意輕蕩。

    人妻无码AV中文系列久久
  • <ruby id="zt7ri"><bdo id="zt7ri"></bdo></ruby>
    <ruby id="zt7ri"><bdo id="zt7ri"></bdo></ruby>